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学化学

 
 
 

日志

 
 

普通高中文言文注释浅析(《语文建设》月刊)  

2009-12-07 20:37:08|  分类: 师说文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通高中文言文注释浅析(《语文建设》月刊)
作者:张海华 彭伟伟

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普通中学教育课程标准教科书《语文》课本,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新课程的教学理念。但在文言文的编排上“新”意不足,其注释很多是照搬原来的版本,没有进行仔细认真地考察和推究,对古注的参考严重缺失,疏漏讹误不少,导致较多误差。今笔者就普通高中课文的古文及注释为例,以期及早更正。
  《语文》第一册《季氏将伐颛臾》“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今夫”、“今”。(70页)
  课本未注,一般选本常作“现在”“如今”解释。如徐中玉《作品选》“今不”两句“现在不去攻取它,”“今”作“现在”解。然此说可疑。《汉语大字典》“今”义项有六:“连词表假设关系,相当于‘若’‘假如’。”王引之《经传释词》:“今犹若也。”《孟子·梁惠王下》:“今王与百姓同乐,则王矣。”《史记·项羽本纪》:“今不急下,吾烹太公。”《汉书·项籍传》:“今能入关破秦,大善。”可见,“今”作“如”讲有据,“今夫”即“若夫”,两字同义连用,为句首发语词。郭锡良《古代汉语》正是注“今夫”为时间名词,“今”和语气词“夫”组成的固定结构,相当于一个句首语气词,表示别起一端,再发议论。“今不取”即“若不取”。下文“今由与求也,相夫子”之“今”也是“若”“如果”的意思。
  《语文》第二册《师说》“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受”,课本注“通‘授’”。(80页注③)
  常见选本也都作此解释。《说文》:“受,相付也。”而《集韵》引《说文》,下有“一曰:承也”四字。王筠据以增之,曰:“手部:‘承,受也。’”按《广雅·释诂三》:“受,得也。”与承义相近。《管子·海王》:“釜十五,吾受而官,出之以百。”房注:“受,取也。”皆与“相付”之解相反。王筠韪取得之义,而非“相付”之解,云:“手部‘授’,人部‘付’,皆曰‘予也’。今以‘付’说‘受’,则是‘受’‘授’同字矣。既然“受”通“授”,为什么下文“授之书而习其句逗者”之“授”却不作“受”?可见其中必有说法。据张文斌《辨疑》说,“受业”当作“授业”,这个“受”既不是“授”的通假字,也不是“授”的古今字,而可能是后人传写或刊刻错误造成的。求学曰“受业”,教学曰“授业”,早在先秦两汉就已经泾渭分明。《孟子·告子下》:“愿留而受业于门。”《史记·孟荀列传》“受业子思之门人”,“受业”皆为求学。此外,甲骨文只有“受”,没有“授”。“受”只表“接受”之意,后来字义演变,“受”有给予、接受双重含义。“给予”义是另造的,即“授”字。《说文》:“授,予也。从手受。”段注:“手付之,令其受也,故从手受。”冯其庸《历代文选》只释“受业”为“授业”,并不注有通假或古今关系。
  《语文》第二册《谏太宗十思疏》“怨不在大,可畏惟人”。
  课本注:“怨恨不在有多大,可怕的是人民(的力量)。”(72页注22)此注不得体。“怨不在大”语出《尚书-康诰》:“怨不在大,亦不在小。”孔颖达疏:“人之怨不在事大,或由小事而起;虽由小事而起,亦不恒在事小,因小至大。”这句话是紧承上文“貌恭而不心服”而来,意思是说凡能招致臣民怨恨的都不能做。“可畏惟人”之“人”当作“民”,因避讳作“人”,此句承上文“盖在殷忧,——则纵情以傲物”句中“下”和“物”而来,全句当作:“不论事情大小,凡能招致臣民怨恨的都不能做,如果人民有了怨恨,那是最可怕的。”冯其庸《历代文选》“怨不在大”句作:“怨恨不在于大小,如果人民有了怨恨,那是可怕的。”
  《语文读本》第二册《左忠毅公逸事》“一日,风雪严寒,从数骑出,微行入古寺。”
  “微行”,课本注:“隐藏自己的身份改装出行。”(234页注④)此注有疑。钱基博解释:若“微行”作“隐藏自己的身份改装出行”,上文“从数骑出”就不能说隐藏自己的身份了;下文“即解貂覆生”就不像改装出行了。衡情量理,左光斗视学京畿,是例行公事,无需微服而行。《诗经·七月》“遵彼微行,爰求柔桑”句,“微行”指小路,方苞把“微行”活用作动词,即“从小路走”,以求便捷。这样解,既有根据,又合情理。许威汉也说:“微行”当解释为“小道”,(《训诂学导论》)。
  《语文》第三册《孔雀东南飞》“行人驻足听,寡妇起彷徨。”“寡妇”照译(39页注16)
  《中学文言文译注》:“寡妇起彷徨,寡妇听了坐立不安地走来走去。寡妇是丧偶的人,想念亡夫,比一般人更易感动。”《释名·释亲属》:“无夫曰寡。”《礼记-王制》:“凡老而无夫者谓之寡。”王莹《作品选》也释“寡妇”为“失去丈夫的女子”(160页)。此为以今释古之误。“行人”,古书多指“出行在外的男人”“出征的男子”。《诗·齐风·载驱》“汶水滔滔,行人儦儦”,杜甫《兵车行》“车辚辚,马啸啸,行人箭各在腰”等可作证。“寡妇”也多指“独居守候丈夫的妇人”。陈琳《饮马长城窟》:“边城多健儿,内舍多寡妇。作书与内舍,便嫁莫留住。”这句的意思很明确:丈夫驻守边关,在家的妻子就成了“寡妇”。“健儿”归未有期,所以写信劝妻子改嫁,以免耽误青春。故王力《古代汉语》注:“古代凡独居的妇女都可叫寡妇。”上面诗句“行人”“寡妇”对举,前为远行之男子,后为独居之妇人。
  《语文》第三册《琵琶行》“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54页)课本未注。
  “抱”字课本未注,但这里并非“抱着”的意思。《广韵》“皓韵”:“簿浩切,抱,持也。”《集韵》“皓韵”:“簿皓切,怀也。”乃常言。《说文》:“抱”,释为“引取也”。琵琶女若是真的将琵琶抱在怀里,是遮不住脸的。黄灵庚以为“抱”是“把”的通假字,“把”是“举”“拿”的意思。唐诗中二字大多通用。《全唐诗》中“抱”字用作“把”字或“把”字用作“抱”字的例子不少,如罗邺《镜》:“如今老去愁无限,抱向闲窗却怕明。”周贺《寄海宁李明府》:“把疏寻书义,澄心得狱情。”萧统《陶渊明传》载:陶渊明曾在九月九日重阳节,“出宅边菊丛中坐,久之,满手把菊”。“把”即“抱”也。
  语文第三册《诗经·卫风·氓》“氓之蚩蚩”,“氓”,课本注:“民。”(28页注②)
  《说文》及常见选本也都是这样解释,但“氓”与“民”在上古是有区别的。其一,统称曰民,单称曰氓。其二,氓常用于贬称。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自他归来之民谓之氓,故字从民记亡。”杨宽《论西周金文中“六自”“八自”和乡遂制度的关系》:“《周礼》中把王畿划分为‘国’和‘野’两大地区,‘郊’是其中的分界线。属于国的地区内,在王城以外和郊以内,分设有‘六’。属于野的地区内,在郊以外,分设有‘六遂’。乡和遂的居民身份有所不同,虽都可以统称为‘民’,但是‘六遂’居民有个特殊名称,叫‘氓’或‘野民’,而‘六乡’居民则称为‘国人’。‘六遂’居民是农业生产的主要担当者。”(引自《汉语大字典》)今天的“流氓”一词,也还保留着古“氓”字的贬义色彩。
  又“蚩蚩”,课本注:“忠厚的样子。”毛传:“蚩蚩,敦厚之貌。”王力《古代汉语》同课本说。林庚、冯沅君《中国历代诗歌选》注:“笑嘻嘻地,同‘嗤嗤’。”“蚩”通“嗤”,又见《辞源》《辞海》等大辞典。朱东润《作品选》亦同林庚说。“蚩”,它不是个褒义词,《说文》释作“虫也。”《后汉书·赵壹传》:“知辨其蚩妍”,陆机《文赋》:“妍蚩好恶,可得而言。”“ 蚩”和“妍”对用都含“丑恶”之意。张儒《诗经·注释商兑》也说:“此‘氓’在妻子色衰之后即将其抛弃,当非忠厚之人。”从联系上下文来看,此“氓”“士贰其行”,“蚩蚩”当解为戏笑貌。蚩蚩者,乃薄贱淫之态,非敦朴谨厚之容也,是故可鄙者曰嗤,貌之至陋者曰媸。《小尔雅·广言》:“蚩,戏也。”《仓颉篇》云:“蚩,笑也。”李善云:“蚩,与嗤同。《说文》无‘嗤’字,蚩蚩为戏笑貌。此妇人追本男子诱己之时,与己戏笑,己悦之而以为美也。”可见,“蚩蚩”之笑即指厚颜无耻之笑,若将之理解作“敦厚”“忠厚”等良好之意,显然是不合语境的。
  
  参考文献:
  [1] 郭在贻.训诂学[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
  [2] 许威汉.训诂学导论[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1987.
  [3] 黄灵庚,张继定.训诂学与语文教学[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98.
  [4] 徐世荣.古汉语反训集释[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1998.
  [5] 许威汉.训诂学导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6] 陈小平.高中语文语义探究[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3.
  [7] 王力.古汉语字典[M].北京:中华书局,2000.

普通高中文言文注释浅析(《语文建设》月刊) - 水化学 - 中学化学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