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学化学

 
 
 

日志

 
 

转帖:怎样以钱老为榜样?  

2009-11-02 19:42:02|  分类: 麻辣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怎样以钱老为榜样?
作者:bqxiong
来源: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cf47710100fdmy.html?tj=1   
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吗?那种被钱老明确指出“不行的”教育,有所改善了吗?是不是依旧是学生对知识没有兴趣,老师教什么,学生就学什么呢? 在这样的教育与大学环境中,我很想问大学生们,你们能学习钱老,敢于挑战权威,敢于提出与众不同的创见,敢于批评今天你所处的教育环境和学习环境吗?再问中学生,你可以不背标准答案,不按范文、不主题先行来写作文吗?当然,让学生们回答这样的问题实在难为他们了。这样的问题,更适合向教育官员和大学领导、中小学教育者们提出,你们给学生们这样的教育环境了吗? 始于去年10月的我国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制订,有很大一个责任,就是要回答钱老提出的“大问题”。温家宝总理在今年先后两次发表重要文章,谈到教改的深层次问题,希望把学生从作业中解放出来,学会思考、学会创造,教育要由懂得教育的人来办。可以说,我国接下来的教育发展,已经不能再满足于教育规模的扩大,数量的积累,用简单的规模和数量指标,所谓中国高等教育规模世界第一、科研论文发表数量世界第五(对应能力也世界第五)、基础教育也列世界前列等等来展示教育的政绩,而应该真正重视教育质量与教育公平。 就在钱老逝世的当天,我国教育部发生重大的人事变化,袁贵仁接替担任部长6年之久的周济出任教育部部长。在坊间陆续传出教改纲要即将公布的消息时,教育主管部门发生这样的人事变化,给予了公众很多的想象空间。过去多年来,我国教育部是十分繁忙的,大到全国各高校的办学质量,教育部要派专家一校一校亲历评估,此谓声势浩大的本科教学评估;中到大学生就业,教育部门要出台规定,规定就业率不达到某个指标就将专业停办、减招;小到学生怎么上课,比如跳集体舞、唱京剧、长跑,都要去指点。在这样的管理之下,有专家称,全
人民科学家、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先生10月31日逝世。当晚,在钱老的母校上海交通大学,两千多名同学自发聚集在闵行校区学森路上,举行了一场庄重而富含真情的追思会——上海交大闵行校区的学森路命名于2007年,用以表彰钱学森学长的卓越贡献,激励学子见贤思齐,增强他们的自豪感和使命感。同日,西安交通大学举行悼念会,学生们呼吁:“化悲痛为力量,学习继承钱学森的科学精神,继承交大的优良文化传统,热爱祖国,崇尚科学,追求真理报效祖国”。

是的,青年学子当学习、继承钱学森的科学精神。可是,学习与继承从来不能只停留在口头。这两天来,翻阅钱老近几年见诸报端的消息,我一直在想,今天的大学生们,有学习与继承的愿望,但有学习与继承的可能以及实际效果吗?换言之,今天中国的教育,能否再培养出钱学森一样的杰出人才?

人民科学家、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先生10月31日逝世。当晚,在钱老的母校上海交通大学,两千多名同学自发聚集在闵行校区学森路上,举行了一场庄重而富含真情的追思会——上海交大闵行校区的学森路命名于2007年,用以表彰钱学森学长的卓越贡献,激励学子见贤思齐,增强他们的自豪感和使命感。同日,西安交通大学举行悼念会,学生们呼吁:“化悲痛为力量,学习继承钱学森的科学精神,继承交大的优良文化传统,热爱祖国,崇尚科学,追求真理报效祖国”。 是的,青年学子当学习、继承钱学森的科学精神。可是,学习与继承从来不能只停留在口头。这两天来,翻阅钱老近几年见诸报端的消息,我一直在想,今天的大学生们,有学习与继承的愿望,但有学习与继承的可能以及实际效果吗?换言之,今天中国的教育,能否再培养出钱学森一样的杰出人才? 不妨先重温一下钱老的话语。2005年7月29日,病榻上的钱学森向温家宝总理坦诚相告,“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他说,“想到中国长远发展的事情,我忧虑的就是这一点。”对于现行教育制度,钱老说:“现在的学生对知识没有兴趣,老师教到什么程度,学生学到什么程度,这样的教育是不行的,教材不是主要的,主要是教师。” 四年转瞬即逝。钱老的话,要是放在当今任何一个论坛上说,都会成为“新闻”,都会引来热议,都会被认为“切中时弊”、“说出大家的心里话”——这不是中国教育的幸事,这只能表明,教育的现实没有发生好转:有不少大学领导在各种场合说,过去十年是大学发展最好的时期,可是,有一所大学像钱老希望的那样,“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
不妨先重温一下钱老的话语。2005年7月29日,病榻上的钱学森向温家宝总理坦诚相告,“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他说,“想到中国长远发展的事情,我忧虑的就是这一点。”对于现行教育制度,钱老说:“现在的学生对知识没有兴趣,老师教到什么程度,学生学到什么程度,这样的教育是不行的,教材不是主要的,主要是教师。”

四年转瞬即逝。钱老的话,要是放在当今任何一个论坛上说,都会成为“新闻”,都会引来热议,都会被认为“切中时弊”、“说出大家的心里话”——这不是中国教育的幸事,这只能表明,教育的现实没有发生好转:有不少大学领导在各种场合说,过去十年是大学发展最好的时期,可是,有一所大学像钱老希望的那样,“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吗?那种被钱老明确指出“不行的”教育,有所改善了吗?是不是依旧是学生对知识没有兴趣,老师教什么,学生就学什么呢?

国之内,就只有了一所学校,也只有一个校长。大学千校一面,中学也是千校一面,学校办学没有特色,学生又何来个性与创见呢? 要回答钱老的“大问题”,对新部长来说很难也很简单。所谓难,就是很多教育的问题并非一人之力可以改变,比如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中的校领导级别问题;高考改革打破集中录取制度问题;教育资源的配置模式调整问题;这需要面对既得利益的压力,同时需要构建新格局的智慧。所谓简单,就是教育主管部门必须明确自身的责任,不是牢牢掌握权力,并制造权力、变现权力,而是机智地放权,把办学权交给学校,把评价权赋予社会与受教育者,以及更充分的服务,信息公开、管理透明。在这样的管理架构下,教育部门不那么繁忙地发通知、文件,召开会议,制造奇闻,让高校和教师、学生有多一点办学的自主空间、想象空间,教育也就“无为而治”了。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中,我们的学生才有可能真正以钱老为榜样,见贤思齐。

在这样的教育与大学环境中,我很想问大学生们,你们能学习钱老,敢于挑战权威,敢于提出与众不同的创见,敢于批评今天你所处的教育环境和学习环境吗?再问中学生,你可以不背标准答案,不按范文、不主题先行来写作文吗?当然,让学生们回答这样的问题实在难为他们了。这样的问题,更适合向教育官员和大学领导、中小学教育者们提出,你们给学生们这样的教育环境了吗?

国之内,就只有了一所学校,也只有一个校长。大学千校一面,中学也是千校一面,学校办学没有特色,学生又何来个性与创见呢? 要回答钱老的“大问题”,对新部长来说很难也很简单。所谓难,就是很多教育的问题并非一人之力可以改变,比如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中的校领导级别问题;高考改革打破集中录取制度问题;教育资源的配置模式调整问题;这需要面对既得利益的压力,同时需要构建新格局的智慧。所谓简单,就是教育主管部门必须明确自身的责任,不是牢牢掌握权力,并制造权力、变现权力,而是机智地放权,把办学权交给学校,把评价权赋予社会与受教育者,以及更充分的服务,信息公开、管理透明。在这样的管理架构下,教育部门不那么繁忙地发通知、文件,召开会议,制造奇闻,让高校和教师、学生有多一点办学的自主空间、想象空间,教育也就“无为而治”了。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中,我们的学生才有可能真正以钱老为榜样,见贤思齐。
始于去年10月的我国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制订,有很大一个责任,就是要回答钱老提出的“大问题”。温家宝总理在今年先后两次发表重要文章,谈到教改的深层次问题,希望把学生从作业中解放出来,学会思考、学会创造,教育要由懂得教育的人来办。可以说,我国接下来的教育发展,已经不能再满足于教育规模的扩大,数量的积累,用简单的规模和数量指标,所谓中国高等教育规模世界第一、科研论文发表数量世界第五(对应能力也世界第五)、基础教育也列世界前列等等来展示教育的政绩,而应该真正重视教育质量与教育公平。

就在钱老逝世的当天,我国教育部发生重大的人事变化,袁贵仁接替担任部长6年之久的周济出任教育部部长。在坊间陆续传出教改纲要即将公布的消息时,教育主管部门发生这样的人事变化,给予了公众很多的想象空间。过去多年来,我国教育部是十分繁忙的,大到全国各高校的办学质量,教育部要派专家一校一校亲历评估,此谓声势浩大的本科教学评估;中到大学生就业,教育部门要出台规定,规定就业率不达到某个指标就将专业停办、减招;小到学生怎么上课,比如跳集体舞、唱京剧、长跑,都要去指点。在这样的管理之下,有专家称,全国之内,就只有了一所学校,也只有一个校长。大学千校一面,中学也是千校一面,学校办学没有特色,学生又何来个性与创见呢?

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吗?那种被钱老明确指出“不行的”教育,有所改善了吗?是不是依旧是学生对知识没有兴趣,老师教什么,学生就学什么呢? 在这样的教育与大学环境中,我很想问大学生们,你们能学习钱老,敢于挑战权威,敢于提出与众不同的创见,敢于批评今天你所处的教育环境和学习环境吗?再问中学生,你可以不背标准答案,不按范文、不主题先行来写作文吗?当然,让学生们回答这样的问题实在难为他们了。这样的问题,更适合向教育官员和大学领导、中小学教育者们提出,你们给学生们这样的教育环境了吗? 始于去年10月的我国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制订,有很大一个责任,就是要回答钱老提出的“大问题”。温家宝总理在今年先后两次发表重要文章,谈到教改的深层次问题,希望把学生从作业中解放出来,学会思考、学会创造,教育要由懂得教育的人来办。可以说,我国接下来的教育发展,已经不能再满足于教育规模的扩大,数量的积累,用简单的规模和数量指标,所谓中国高等教育规模世界第一、科研论文发表数量世界第五(对应能力也世界第五)、基础教育也列世界前列等等来展示教育的政绩,而应该真正重视教育质量与教育公平。 就在钱老逝世的当天,我国教育部发生重大的人事变化,袁贵仁接替担任部长6年之久的周济出任教育部部长。在坊间陆续传出教改纲要即将公布的消息时,教育主管部门发生这样的人事变化,给予了公众很多的想象空间。过去多年来,我国教育部是十分繁忙的,大到全国各高校的办学质量,教育部要派专家一校一校亲历评估,此谓声势浩大的本科教学评估;中到大学生就业,教育部门要出台规定,规定就业率不达到某个指标就将专业停办、减招;小到学生怎么上课,比如跳集体舞、唱京剧、长跑,都要去指点。在这样的管理之下,有专家称,全

要回答钱老的“大问题”,对新部长来说很难也很简单。所谓难,就是很多教育的问题并非一人之力可以改变,比如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中的校领导级别问题;高考改革打破集中录取制度问题;教育资源的配置模式调整问题;这需要面对既得利益的压力,同时需要构建新格局的智慧。所谓简单,就是教育主管部门必须明确自身的责任,不是牢牢掌握权力,并制造权力、变现权力,而是机智地放权,把办学权交给学校,把评价权赋予社会与受教育者,以及更充分的服务,信息公开、管理透明。在这样的管理架构下,教育部门不那么繁忙地发通知、文件,召开会议,制造奇闻,让高校和教师、学生有多一点办学的自主空间、想象空间,教育也就“无为而治”了。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中,我们的学生才有可能真正以钱老为榜样,见贤思齐。
转帖:怎样以钱老为榜样? - 水化学 - 中学化学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