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学化学

 
 
 

日志

 
 

苏教版高中语文必修课本文言文注释疑义十例  

2009-10-26 22:01:39|  分类: 师说文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 《赤壁赋》(必修一):“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注释为:”这两句是互文。指吟诵《诗经·陈风》中的《月出》篇。窈窕,《月出》中有‘舒窈纠兮’的句子。‘窈窕’同‘窈纠’。”

  言互文,是也。释义则有未妥。此句之出典,素有争议。或言前句出于曹操《短歌行》,后句出于《诗经·周南·关睢》;或谓皆出《诗经·陈风·月出》。且不辨典之所出孰是孰非,请别为他说。文之用典,往往言在此而意在彼,事出古而情早移,非固守典故。如王勃《滕王阁序》:”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睢园”“ 彭泽”“ 邺水”“ 临川”分指豫、赣、冀诸地,岂能真如释地理之词释之?子安之意不在酒也。诗词歌赋之习用”阳关三叠”“灞桥折柳”者,岂人真在阳关灞上耶?不过借此典故诉离别之苦,远行之痛。此句亦然,乃以明月窈窕之典泛言歌吟诵唱,非专指某声某调,某篇某章。句虽源典,义不用典,后世行文,数见不鲜。若拘执典故,则死在典下矣。余谓“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之义明快疏朗,实无需以典故释之。千载之下,岂知东坡必用坟典?明月何时不见?窈窕何物不显?非欲作拉郎配而快哉?虽有作者未必然,解者未必不然之语,孰不知亦有解者想当然,作者何必然之语?宋陈师道《寄豫章公三首》其一“密云不雨卧乌龙”句,陈师道自注:“许官茶未寄”。任渊《后山诗注》谓借用《易经·小畜》卦辞“密云不雨”以指“密云龙”茶团。钱锺书《管锥编》驳之:“‘卧’则身不动,与‘不雨’均双关茶之不来,而龙司行雨,龙卧则‘不雨’,又相贯注,修词工密,正未可以数典故究来历了却也。”(《管锥编》之《太平广记》第十九则,662页)文同此理,事同此例也。又如《谏太宗十思疏》(必修三):“总此十思,弘兹九德”文下注释为:“弘扬这九种德行”不妥之处亦如上所言。“十思”实指,“九德”虚文,借《尚书·皋陶谟》九德故典与十思相对,泛言德行之事,故当释:“弘扬陛下的德行”

  

   3 《烛之武退秦师》《必修三》:“夜,缒而出”缒,文后注释为:“用绳子栓着从城墙往下吊。”虽未尝不可,仍觉有不妥。字有多义之字,有单义之字。一义之中复有单纯繁复之分。缒即单义繁复之字,古籍中往往见之。许慎《说文解字》释缒:“缒:以绳有所县(悬)也。《春秋传》曰:‘夜缒纳师’”段玉裁注云:“悬者,系也。以绳系物垂之是为缒”亦不如许氏所释周全。考稽古籍,缒者,或以器,或以系,或以持,非必谓以绳系身。《左传·昭公十九年》:“及师至,则投诸外。或献诸子占,子占使师夜缒而登”既言敌我之战,又夜缒而登,必攀援而上,此一证也。是以此注释当为:“以绳索悬引”

  

   4——6 《秋声赋》(必修四):“星月皎洁,明河在天”之“星月”后无注,此当注:“星月,偏义复词,偏指星义。”此庶免望文生义(此句苏教版参考书即误译)之弊。正如《指南录后序》(必修三):“死生,昼夜事也。”此注若增“死生,偏指死义”之释,义则更周。既有偏义复词,即有同义复词,亦常在误译之列。《鸿门宴》(必修三):“项伯常以身翼蔽沛公”之”翼蔽”即同义复词,文下注释为:“像鸟张开翅膀一样掩护。”实误。想鸿门之宴,项庄项伯虽非生死相搏,亦必近身缠斗,项伯当见招拆招,岂能一式贯通,“常以身翼蔽沛公”乎?翼本义为翅,此处引申为遮护,若以翼为状语,实乃叠床架屋。故翼蔽一义,同义复指。

    7 《离骚》(必修三):“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之“阰”注释为“大山”,实有不妥。阰字从阜,似宜有山陵阜岗之义。清俞樾《俞楼杂纂》之《读楚辞》篇即释阰作土岗。然阰之为字,初见此篇,无他书可资引证,《说文》亦未收。王逸《楚辞章句》注为:“阰,山名。”洪兴祖《楚辞补注》云:“山在楚南”《古汉语常用字字典》从其义,当是。《离骚》多言楚之山川风物,阰山亦当为楚地之山,山如阰音,遂易写为阰,以方言入雅言,如鲁迅自造猹字耳。或曰:“‘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阰与洲相对,洲不为专名,阰何为专名?此未审对偶之源起。对偶之用,先秦虽扬其初声,然未为大行。即以《离骚》本文证之。“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可不为对偶;“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不可不为对偶,然以后世眼光视之,“零落”“ 美人”词性相违,何能相对?“ 余曰”复见,字何可重?是以文章初始对偶之用尚不似后世如防贼之严也。

    8 苏教初版《报任安书》(必修五):“孙子膑脚”注释:”膑,断足之刑”极是。若增释:“膑,古指剔去膝盖骨,后指断足之刑,与刖同义。”则几无遗义。惜乎最新苏教版课本《报任安书》文下释膑条又为:“指剔去膝盖骨。”复又从误。料想“断足之刑”释出,浅人妄说之,苏教社未能力排众议,遂从俗流改之,直不胜曲,诚可叹也。

  孙膑之膑,多有言剔去膝盖骨之刑罚,实误。《古汉语常用字字典》、《辞海》皆误。《史记·孙子吴起列传》明言:“膑至,庞涓恐其贤於己,疾之,则以法刑断其两足而黥之,欲隐勿见。”后文中亦重言:“及如左丘无目,孙子断足,终不可用,退论书策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是以孙膑乃遭断足之刑,非剔膝之罚。膑字原指膝部或剔膝之刑。《周礼·秋官司寇》云:“司刑掌五刑之法,以丽万民之罪。墨罪五百,劓罪五百,宫罪五百,刖罪五百,杀罪五百。”汉郑玄注:”刖,断足也,周改膑作刖。”唐贾公彦《周礼义疏》:“膑,本亦苗民虐邪,咎繇(即皋陶)改膑为腓,至周改腓为刖。书传言膑者,举本名也。”(上皆引上海古籍出版社《十三经注疏》)清沈家本《历代刑法考》之《刑法分考·肉刑》沿改之:“古文(《尚书》)作( ),即刖,今文(《尚书》)作膑”。《汉书·刑法志》(卷二十三)云:“周道既衰,穆王眊荒,命甫侯度时作刑,以诘四方。墨罚之属千,劓罚之属千,髌罚之属五百,宫罚之属三百,大辟之罚其属二百。五刑之属三千,盖多于平邦中典五百章,所谓刑乱邦用重典者也。”髌即膑字,亦即腓(腓、   、 一字)字,贾公彦亦误。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髌下条:“髌作 (即   字),如《禹贡》蠙作蚍,《商书》纣作受,并音转字异,非有他也。”《汉书》言“髌罚”者,亦举本名,非剔膝之罚,乃断足之刑。是以膑本专指剔膝之刑,时移义变,后指断足之刑。《史记》言“膑脚”者,举本名也。

    9 《寡人之于国也》(必修三)文后注:“孟子,名轲,字子舆。”言孟子字子舆者,乃从俗流之见,实误,前人已辨之。然流毒源远,习非近是,至今未清。《孟子》之文、《史记·孟子荀卿列传》、汉赵岐注《孟子》、《汉书·艺文志》皆未言孟子之字,可知汉时孟子之字当已阙如。自魏晋王肃、傅玄以来,孟子字子舆说便即风行,其当皆据《孔丛子》,然《孔丛子》伪书,何能据之?后人以讹传讹,假渐似真,大儒朱熹犹未能免俗。朱熹直斥《孔丛子》伪书,然于其《四书集注》之《孟子序说》又引三国吴韦昭言“孟子字子车,一说字子舆”,岂不知韦昭亦引自《孔丛子》乎?抑别有所本乎?儒门五圣:孔子、曾子、颜子、子思、孟子是也,曾子乃孟子追慕之先贤,其字必不照搬曾子(曾子字子舆)。后人见轲与舆义相近,遂以子舆为孟子字,此如世之传荆轲字一例也。晋张华《博物志》卷七云:“荆轲字次非,渡,鲛夹船,次非不走,断其头,而风波静除。” 宋周日用等增注:“余尝行经荆将军墓,墓与羊角哀冢邻,若安伯施云:为荆将军所伐,乃在此也。其地在苑陵之源,见其墓,将军名乃作轲,次飞字也”虽述事眉目皆全,均未足信。次非之事实最早见于《吕氏春秋·知分》:“荆有次非者,得宝剑于干遂,还反涉江,至于中流,有两蛟夹绕其船。次非谓舟人曰:‘子尝见两蛟绕船能两活者乎?’船人曰:‘未之见也。’次非攘臂祛衣,拔宝剑曰:‘此江中之腐肉朽骨也。弃剑以全己,余奚爱焉? ’于是赴江刺蛟,杀之而复上船。舟中之人皆得活。”此中本未涉荆轲,当是前有“荆有次非者”语,又有勇士之举,故与荆轲混而为一,增其字为次非,或作佽飞(见《文选》卷十二《江赋》李善注)。清赵翼《陔余丛考》卷三八载:“近有人讥别号诗云:‘孟子名轲字未传,如今道号却纷然。子规本是能言鸟,又要人称作杜鹃。’”亦可稍资参证。有言曰:“孟子亚圣,其字何不行于后世?”先秦诸子,字多有不传者,墨子、庄子、荀子、韩非子、列子均无字以传,岂独孟子?钱穆《先秦诸子系年考辨》六三则《孟子生年考》云:“又按孟子名轲,其字赵岐已云未闻,徐干《中论序》云:‘孟轲荀卿,怀亚圣之才,著一家之法,皆以姓名自书,至今厥字未传,原思其故,皆由战国之士,乐贤者,不记录耳。’”当是。且不独先秦,盛唐之时,诗法大备,诗人或名或字亦有不传,如孟浩然、岑参、杨炯、崔颢诸家。世之多误言孟子字子舆者,如世之多误言苏洵号老泉(老泉乃苏轼号)、庄子字子休者,皆不可据。(郭沂之《孟子车非孟子考:思孟关系考实》一文虽从别一角度论其非,实乃复添其乱也。其文见《中国哲学史》2002年第3期)

  

    10 《逍遥游》(必修五):“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鲲,注释为:“大鱼名。” 失之过简。鲲本鱼子之名。郭庆藩《庄子集释》所辨甚详,几无遗义,此略述之。《尔雅》十六释鱼:“鲲,鱼子。”《国语》卷四《鲁语上》载里革言:“且夫山不槎蘖,泽不伐夭,鱼禁鲲鲕,兽长麑 (幼鹿义),鸟翼鷇卵,虫舍蚳蝝,蕃庶物也,古之训也。今鱼方别孕,不教鱼长,又行网罟,贪无艺也”亦以鲲为鱼子之义。许慎《说文解字》以鲲即卵字。是以鲲乃鱼卵之义,庄子以极小之物称以极大之鱼,适见庄子之小大齐一之论。《庄子》郭象注云:“鹏(即古凤字)鲲之实,吾所未详也。夫庄子之意,在乎逍遥游牧,无为而自得,故极小大之致以明性分之适。”段玉裁《说文解字注》鲕字下曰:“若庄子呼绝大之鱼为鲲,此则齐物之寓言,所谓汪洋自恣,以适已者。”二者均论断精审,直指文心。故此处当释:“鲲,鱼卵。此处称以大鱼。”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