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学化学

 
 
 

日志

 
 

语文教学的解释的限度在哪里?  

2009-10-19 20:21:39|  分类: 博学慎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文教学的解释的限度在哪里?

南京师范大学 金生鈜

我们当然欣赏语文教师充满激情的课堂教学,也钦佩他们或她们充满情感的解释和诱导,但是,课堂的主人是老师吗?课堂是教师自我表演的戏剧舞台吗?或者说,教师的情感表演是语文教学的目的吗?儿童迎合了教师的情感就是真正的精神成长吗?学生理解教师诠释的意义就真的是进行语文的人文精神的学习吗? 或者说,教师激情的演绎就是挖掘了文章或故事的精神内涵吗?

当然,语文是民族精神文化的凝聚,也是儿童获得精神滋养的源泉之一。语文课上的故事叙事当然包含着人文的情怀,包含着人类生命体验的种种形式以及对它们的表达。

但是,我认为重要的是,语文课是让儿童用自己的精神去形成自己的理解的课程,教师当然有自己的理解,但是语文教学中理解的主体是儿童,也就是说,面对语文的叙事,儿童要形成自己的独特的精神理解,这一理解建立在儿童的自主与自由的理解上。教师的理解无论如何都是与儿童自己的理解不同的,因为儿童的生活体验是独特的,每一个儿童的生活史都是他形成理解的基础。

儿童虽然没有教师那么丰富的生活经验和人生阅历,没有教师成熟的人格和知识的结构,但是对于语文叙事,儿童能够在自己的生活经历上形成自己的理解,这一理解建立在儿童自由的想象力上,正是想象力使得儿童的理解五花八门,千姿百态。这正是儿童精神和心智、想象和创造、表达与理解形成的关键,也是他们独特性精神形成的方式。

如果教师的解释把儿童引向了一种规范化的理解,如果教师的表演对儿童形成了温和的情感强制,如果儿童的真实的情感体验被教师的教学情感所代替,那么,这样的语文教学就是一种过度的教学强制,教师的教学的演绎淹没了或者代替了学生自己的真实理解,学生放弃了自己的感受,而迎合权威的标准化的诠释。

我们语文教学的误区之一其实就在于过度解释上,教师过多地对课文进行分解,过度地对意义进行阐发,过分地对情感进行渲染。这些都是对儿童的真实地心灵的一种臆测、甚至是扭曲,而不是激发。儿童不是被引导,而是被诱导,不是被教育而是被训练。这其实违背了教育的价值与目的的。

我并不是说,儿童不需要教育的引导,也不是说教育完全迎合儿童的自然。我的意思是教育的引导是有限度的,不能成为诱导,更不能成为霸权式的强制。儿童的自我意识或者说情感、精神都是需要激发的,因为儿童的人性是处于生长过程。儿童的人性是质朴的,正是这种质朴的人性需要深化和升华,教育因此是一种赋予,但是教育的赋予不是简单地给予,更不是诱惑式的导向,教育的赋予建立在激发儿童的自我意识上,使儿童能够自主的理解世界,理解人,理解自己。他们自己具有充分的理性和能力,具有积极的情感与意志,理解他们的学习内容(特别是人文的材料) ,我们不能低估儿童的智慧和情感,而试图把我们设计好的对文章的解释以及情感的感悟,以某种温和或者强加的方式给予儿童,这就是我们要避免教育的过分的塑造心理。

我所说的大概没有多少人赞同,但是,我有一个坚实的支持:每一个幼小的儿童,你给他读童话,你根本不用解释,但是在他幼小的心灵里,肯定对童话中的一切有着心灵的搏动,他能够理解,而且他在理解中自己在丰富自己的精神。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千万不要自以为是,不要以成年人的自大和狂妄,给他们的心灵套上框框,哪怕你认为你的框框是他需要的。我们需要谦逊地知道,我们教学的框框可能会限制他们的心灵的翅膀,可能会扼杀他们的心智的独特性,扼杀他们对于世界的独特感受与领悟,他们也许就在我们语文教学的过度的诠释中,成为某种同质化的人。

我想,我们现时代缺乏运用我们的民族语言的大师,我们缺乏独特的对于我们精神生活的感受力和表达力,这与我们语文教学的过分解释不能说没有关系。如果我的判断基本合理,那我们语文教学的种种僵化或者煽情的模式就是儿童的心智与人格发展的障碍。我们真的需要好好反思好的语文教学是怎样的。

观点

看了金老师的文章,我还是注重我说的观点教育就是“价值引导与自主建构的结合”,儿童有自己的精神世界,教师不应该把自己的理解强加给儿童,但并不以为放弃价值引导,缺乏教师的引导就失去了教育的强制与引导好区别,把一种观点强加于人,只有一种价值判断,学生不容置疑,当然就是强制。但问题是如何区分诱导和引导。教师是否能够引诱学生,不仅取决于教师,还取决于学生是否愿意被引诱,取决于学生对教师的认同。如果学生认同教师的分析,自然谈不上诱导。如果学生对教师的分析不认同,教师有必须让学生接受,那就不是诱导了,而是强制意义和内涵。问题是什么是价值引导,而不是强制和诱导。

我以为语文教学只有在师生生命间的对话和交往中才能进行,只有对话的双方是平等的主体,就不会有强制和诱导的现象出现。

当然,对话不只是师生双方的共识,还受制于文本本身的客观性制约,否则,对话就变成了任意解释。现在语文教学中出现的所谓“个性化的解读”,其对主题的偏离,就是因为不考虑文本自身的客观性。对话的过程,师生虽然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但并不等于教师要放弃价值引导的责任,因为教师无论知识、阅历和精神发展都优于学生,更因为教师负担着社会的责任。教学的对话,不是无目的的随意交谈,教师是抱着特定的目的和学生的交流,真正的教学其实就是教师有意识的“诱导”,诱导不是威逼,而是让学生认同教师对问题的看法,作为平等主体的学生自然可以加入对话与讨论,最后,学生可能认同教师的观点,可能形成新的共识,还有可能没有共识,但相互之间了解了彼此的观点,实现了一种多元共享,这三种结果都有可能。

我们不能因为学生认同教师的观点,就把教师的这种“引导”说成威逼性的“诱导”。教师是否能够诱导,不取决于教师的想法,而取决于学生是否愿意被教师诱导。对话的双方是平等的,教师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有给学生以充分的发表意见的空间,就不等于强制,也不等于诱导。难道只有学生发表意见,教师不表示自己的观点,才不是诱导吗!教师和学生在教学中是平等的双方,我们不能一味强调学生的理解和表达,而忽视了教师同样具有表达的权利。

我想,语文教学其实很简单,就是符合语文的规律!可是这个语文的规律是什么,课标说得清吗?专家论得明吗?老师们心中的语文能得到普遍认同吗?我们关注这个,关注那个,表面看起来一切过错都因为没有落实到儿童上,本质还在于我们多在语文的外围打转,教给学生的根本就不是语文!所谓过渡阐释,我更愿意理解为对语文的误读。自己教什么都搞不清楚,然后再去指责忽略这个前提的教师对儿童的忽略,恐怕也逃不脱缘木求鱼的嫌疑。记得08年初,我们论坛里曾经轰轰烈烈地讨论过,语文是什么?两年过去了,是专家的意识统一了,说清了,还是教师自己形成统一认识了?还不是谁想教什么就教什么,然后来个“一千个哈姆雷特”的堂而皇之?
当然,金老师的很多真知灼见带给我很多思考。可能陷于我个人的理解能力(往往对事物的理解不是一点就通,而需要定下心,慢慢想),对“过度解释”这个名词的内涵和外延还需要再思考。

更多观点浏览:凤凰语文:http://bbs.xxyw.com/dispbbs.asp?boardid=66&Id=142940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