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学化学

 
 
 

日志

 
 

也说“次韵”  

2009-09-27 10:31:42|  分类: 文化常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懒猫悠悠的小小空间
古代赠答诗中,回答别人的诗,按照来诗的韵脚押韵,而且一定要按照别人来诗的韵字的次序,作诗回赠,叫做次韵,亦称为步韵。宋代以后,次韵诗非常盛行,如果答诗不能次韵,就好像不会写诗,非常没有面子。

南宋洪迈《容斋随笔》中,有一条叫做《和诗当和意》。他说,古人的酬和诗,一定要在诗中答复来诗的诗意,而不像时下的人,仅仅受次韵的限制,只要韵脚合上了就行,意思能不能相合,就不管了。他引南北朝时南朝梁武帝时曹景宗立功回来作诗的例子,说梁代时候就已经有分韵作诗的事情了。古人作诗分韵,是把某一个韵部里所有的同韵字,按照“抓阄(jiū)儿”的次序分派给在场的人。曹景宗是当时的将军,作战有功,得胜还朝,梁武帝设宴犒劳他,令在座的人分韵赋诗。当时大文学家沈约等都在场,大家分韵已毕,还剩“竞”“病”两个字。曹景宗是一介武夫,没有人看好他也能作诗,但是他喝醉了,执意要求也做一首,拜求不已,于是梁武帝就让他做。没想到曹景宗大笔一挥写道:“去时儿女悲,归来笳鼓竞。试问行路人,何如霍去病?”霍去病是汉武帝时候的大将军,身为贵戚,屡建大功。这首诗把“竞”、“病”二字用在押韵的地方,神化天成,当时的文臣都“惊嗟竟日”。这大概是最早的分韵作诗的记载了。说明在南北朝的时候,“韵”的概念已经相当成熟了,就连武将也能按韵做出好诗来。

宋朝人特别爱和韵、次韵。北宋刘攽的《刘贡父诗话》中提到,唐诗赓和,有次韵(先后无易)有依韵(同在一韵)有用韵(用彼韵不必次)三种情况。这是说,“依韵”是答诗和来诗同用一韵中的字就行,所用的韵字不必相同。“用韵”是答诗用来诗的韵脚,但是不必一定按照来诗的韵脚的次序。“次韵”最严格,不但要用来诗的韵字,而且次序都要一样。

其实古人和诗,原来只是诗意相合就可以了,连韵脚都不必相同。试看盛唐的时候,中书舍人贾至写了一首《早朝大明宫》的诗,王维、岑参、杜甫都纷纷写诗和他,但是没有次韵的。


              早朝大明宫呈两省僚友
   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  
   千条弱柳垂青琐,百啭流莺绕建章。  
   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  
   共沐恩波凤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  
                      ——贾 至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
   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  
   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王维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
   鸡声紫陌曙光寒,莺啭皇州春色阑。  
   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官。  
   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干。  
   独有凤皇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
                  ——岑参
 
        奉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
   五夜漏声催晓箭,九重春色醉仙桃。  
   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朝罢香烟携满袖,诗成珠玉在挥毫。  
   欲知世掌丝纶美,池上于今有凤毛。
                  ——杜 甫


“次韵”的情形,一般说是从中唐白居易元稹开始。因为元稹自己有一段话说明这种情况。见于他的《上令狐文公书》:

“某始自御史府谪官于外,十余年矣。闲诞无事,遂用力于诗章。日益月滋,有诗千余首。其间感物寓意,可备蒙瞍之风,达者有之。词直气麤(粗),罪戾是惧,固不敢陈露于人;惟杯酒光景间,屡为小碎篇章以自吟。畅然以为律体卑下,格力不扬,茍无姿态,则陷流俗常。然欲得思深语近,韵律调新,属对无差,而风情自逺,然而病未能也。江湖间多有新进小生,不知天下文有宗主,妄相仿效,而又从而失之,遂至有褊浅之调,皆目为元和诗体。某又与同门生白居易友善。居易雅能为诗,就中爱驱驾文字,穷极声韵,或为千言,或为五百言律诗以相投寄。小生自审不能有以过之,往往戏排旧韵,别创新词,名为次韵,盖欲以难相挑耳。江湖间为诗者,或相仿效,或力不足,则至于颠倒语言,重复首尾,韵同意等,不异于篇,亦目为元和诗体。而司文者考变异之由,往往归咎于某。尝以为雕虫小事,不足自明也。”

元稹这段话的大意是说:我贬谪在外地,十几年的时间里,闲暇无事时,便致力于写诗,总共写了一千多首。那些感物而发,有所寓意,类似从前乐官用音乐来讽谏的,我也能做到。由于直接指摘时政,言无忌讳,恐怕获罪,所以自己不敢告诉别人。却经常在饮酒流连的时候,写一些短篇碎语的卑小篇章,抒发自己内心的近体律诗。但是这样的诗,如果没有美好的形式,就容易陷于流俗庸常;可是真要想写出思想深刻却能深入浅出、符合格律、对仗工整而又有闲远的风情,令人印象深刻的好诗,却又痛感自己写不出来。但江湖间那些年轻小生,不知道天下的好文章渊源所自,只是喜欢和仿效我那些卑下浅近的诗,却学又学不好,还说这就叫做元和诗体。我又和跟我同时考中进士的白居易是好朋友。白居易非常善于写诗,在写诗的时候,喜欢驱使文字,穷尽韵部中所有的字,有时候一首诗能写千字,有时候写五百字的律诗寄给我。我自己忖度自己,没办法超过他,就经常玩笑地排列他来诗的韵脚,另外写一首回答的诗寄给他,叫做次韵。不过是想要难住他罢了。社会上那些写诗的人,也有人仿效我这种做法,但是功力不足,以至于仅仅颠倒一下词语,或者首尾重复,只是韵脚相同而已,没什么新意,新写出来的诗和原来的诗陈陈相因,意思上没有差别,而且把这样的诗也叫做元和诗体。而主持文化的官员,考查文坛风气的变化原因,往往就把这种变化的罪责归到我的身上。我总觉得这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所以不值得自己辩解啊。

所以次韵的做法,前人本不认为是什么高超的事,只不过认为是雕虫小技而已。但是到了宋代,大诗人苏轼、黄庭坚、王安石他们,都喜欢次韵。严羽《沧浪诗话》就说:“诸贤乃以此而斗工,遂至往复,有八九和者。” 费衮《梁溪漫志》说:“作诗押韵是一奇。荆公(王安石)、东坡、鲁直(黄庭坚)押韵最工,而东坡尤精于次韵,往返数四,愈岀愈奇……盖其胸中有数万巻书,左抽右取,皆出自然。初不着意,要寻好韵,而韵与意会,语皆浑成,此所以为好。” 虽然是次韵,却能写得流畅自然,不着斧凿之迹,这样的次韵诗,才算真的好诗。

“次韵”风气,自宋至清,非常盛行。虽常为学者诟病,却一直不能免。宋代大学者朱熹《答谢成之书》就认为,陶渊明诗之所以为髙,正在于不待安排,是从胸中自然流出的。而苏东坡作《和陶诗》,篇篇句句依韵而和之,虽其高才似不费力,然已失去陶渊明的自然之趣了。清代大文学家王士祯的女婿赵执信《谈龙录》说:“次韵诗,以意赴韵,虽有精意,往往不能自由。或长篇中一二险字,势难强押,不得不于数句前预为之地,纡回迁就,以致文义乖违。虽老手有时不免。”甚至说,那些自己没有诗思,只是专门跟在别人后面写次韵诗的人,“彼其思钝才庸,不能自运,故假手旧韵,如陶家之倚模制渔猎类书,便于牵合,或有蹉跌,则曰:‘韵限之也’,转以欺人。嘻,可鄙哉!”尽管如此,在唱和的时候,人们还是经常写次韵诗;因为如果不这样,就显得自己是不会写诗了。

附: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宋 苏轼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

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

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

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