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学化学

 
 
 

日志

 
 

文言文历史地位的回归     

2009-06-02 18:18:36|  分类: 博学慎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言文历史地位的回归   

文 / 庄生晓梦#

前言

文言文历史地位的回归,其实就是文明的回归。一个人首先要做自己,然后才有独立的人格立于天地;一个民族首先拥有或回归自己的文明,然后才拥有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并与其他民族交流并壮大自己的权利。人类文明史上,只有中华文明唯一幸存下来,并延续到今天;只有中华民族拥有“文章语言”体系,占据官方和教育唯一用语的地位,成为延续并传承文明的战车,承载一个伟大的文明从洪荒无往而不胜地走到今天。
因此,我们必须站在人类文明史的高度,纵观五千年的文明,充分认识到我们面前的百年文明断层的存在,认识其亡国灭种的危害性;我们必须站在文明传承的高度,分析并充分认识文言文在中华民族文明传承中的不可替代作用;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只有我们民族才有的“文章语言”,认识其所传承的文明的优秀性,认识到文言文是我们的文明唯一未走进博物馆的不可或缺的原因;我们必须认识到只有有文言文历史地位得以的回归,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必须站在民族复兴,站在人类未来的高度,从重建文明传承机制入手,促成文言文历史地位的回归。

一、文言文的历史地位

余秋雨曾考察了人历史上的所有古老文明后,不无感慨地说,其他文明都进博物馆了,唯独我们没有,原因就在于我们区别于其他文明拥有稳定有效的文明传承机制。
站在智者的肩膀上,你不得不想到,中华文明的传承机制是由私塾教育、科举制度两匹神驹与文言文共同组成的传承文明的战车,在祖先的驾驭下,承载一个民族从天地自然中脱胎而出,从洪荒的远古一路走来并不断壮大,使得中华民族成为引领人类文明不断进步的领头雁。
科举制度被当今中外人文学家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优秀的文官制度。可以让任何身份、任何地位的人通过科举进身上层社会,或者光宗耀祖,或者建功立业,或者大济苍生。于是天下的父母争相将孩子送进学堂,学习五经四书,学习中华文明的经典,进而传承了文明。
而文言文,专门写文章的高级语言,正是记载这些文明经典的载体。区别于白话文的高级语言形式,以其基本稳定并不断丰富完善的语法体系,以其官方法定文书语言、法定教学语言的地位,成为传承文明不可或缺的载体。
文言文,这样的高级语言只属于我们民族。有人说英语也有,否,古英语不是文言英语,不是专门写文章的高级语言。古希腊语与古英语性质相同,不必多言。
与文言文相反的白话文,是儿童三岁以前就不教自会的语言,与口语比较接近,演变极快,别说几千年,就是几十年就变得大相径庭,且因地域差异,不适合作为文明的载体。其他任何文明都没有自己的文章语言,自然也无以很好传承文明。
文言文作为古代私塾教育的书面语言,从教育理念上,采用的是“非理解背诵”,此教育理念为现当代人所不理解,斥之为非科学,甚至非人性,乃是因为“不理解不教,不懂不学,学会了才有用”的百年教育谎言蛊惑人心,深入人心所致。
当代脑科学研究表明,“非理解背诵”是人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先进的启蒙教育理念,可以通过反复的非理解背诵,为待启蒙儿童“洗脑”,使其脑路畅通,从而大大开发智力,为当代实证科学证实可开发儿童智力10到15年;其次,文言文所承载的文明经典仿佛一颗善良并智慧的种子,必在儿童的心田生根发芽,并随着儿童的成长、理解(活多久,理解多久),使得文明行为渐渐成为其成年后的文明自觉,获得极高的修养,儒雅的风度,从而使社会走向和谐、文明与稳定,最终使其实现西方文明在此生此世永难企及的“天人合一”的哲学境界、人生境界,学会面对苦难,面对挫折,充满爱心,获得真正的快乐人生。

文言文就是这样作为不可替代的载体,融入到古老中国社会的政治、哲学、教育、宗教,伦理道德,甚至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仿佛亲子血液遗传一样,传承着中华文明,促进一个文明不断发展壮大;仿佛一个永生的伟大灵魂,在文明的传承壮大中,恩养并关照着中华民族的每一个个体,或在朝堂之上,或在江湖之远,或在文明经典中,或在婚丧嫁娶之中,甚至在生活的任何一个琐碎细节中获得精神的升华,渐渐得到自觉的人生,快乐高尚的人生,而不必如西方文明必须到死后的“上帝之城”才能得到升华。
中华文明成功恩养滋润着每一个忠实于她的子孙。如苏轼,一生磨难,从不丢失积极的人生态度,却在牢狱、流放中创造出辉煌的人生成就;如杜甫,老迈多病,穷困潦倒,却能舍弃自我,“大庇天下寒士”;如岳飞、文天祥,或遭天大冤屈,或身陷囹圄,都能痴心一片,心向祖国,“不指南方誓不休”。

也正是文明得到了很好的的传承,一个伟大民族的“礼仪之邦”的声誉才得以确立并美名天下;一个伟大民族的凝聚力才不断得到加强;一个大一统的和谐的社会才延续几千年,而今依然生机勃勃。而不会像历史上的欧洲一样分崩离析,常年征战,小国林立。

文言文是传承中华文明的战车,其承载的文明经典更是中华文明的灵魂在文明史上占据着不可或缺的历史地位。当文言文从官方文书和教育法定语言退出的时候,文明断层渐渐开始,渐渐为低级语言白话文所取代,并伴随着全盘西化的步伐,出现了不可避免的文明断层,文明无以传承,教育走进死胡同,社会礼乐崩坏,人心盲动无从。我们本来想以倾国之力,以全民族的期望,走上“科教兴国”之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却不料政治经济为西方所不容,教育只能为世界培养科学奴才,人文精神不再,道德教化破产,族群行为唯利是图。
显然,我们既丢弃了我们的文明,丢弃了民族魂,又未能学到西方文明的精要,一个十几亿人口的民族渐渐走向一个无心法约束,无文明观照,无灵魂归属,迷茫无从,骚动不安,却找不到出路的,备受痛苦与折磨的时代。
显然,没有文言文,就没有浩浩荡荡的中华文明;没有文言文,就没有今天依然生生不息的中华民族;没有文言文,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因此,不论从哪个角度讲,文言文都有着不可替代的历史地位。

二、从文明角度反思百年民族苦难

百年民族苦难,至今仍让我们心有余悸。曾经亡国灭种的危难,依然历历在目;曾经上下求索的救亡,依然记忆犹新;曾经血与火的洗礼中的新生,依然使人心潮澎湃。然而由于历史的误会,危机只是暂时过去,亡国灭种的威胁从未离我们远去。如今临深渊而不知,处迷雾而自喜,才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民族危难。
鲁迅先生曾经对传统文化有极深的偏见,因了早年父亲病亡的变故,视中医为有意无意的骗子,然而他却在后来的许多著作中做了许多解释说明,他说:“然而那时是为了生存的需要……”此生存不仅仅是个体的生存,更是民族的生存。而他本人就是一个有着极深中华文明底蕴,对民族文化感情很深、研究很深入的人,他在《拿来主义》中提出了“占有”、“挑选”、“创新”的对待文化遗产的科学的态度,痛快淋漓地将那些对文化遗产望而生畏者骂作“孱头”,将那些全盘否定文化遗产者视为“昏蛋”,毫不留情地指出,全盘西化的人是废物。
应该说,鲁迅先生的这些经典思想,已经被其后的主流文化所认可,也或是提倡。然而,当今华夏竟然叶公好龙者比比皆是,昏蛋、废物比肩接踵,至于“孱头”更让你不屑一理。文明早已人去楼空,只留下远古文明的残垣断壁。

是的,一个文明灿烂,领先世界几千年的自信的民族,一朝醒来,“蛮夷之族”已经兵临城下,亡国灭种的残酷现实从天而降,哪一个民族可以从容反思,考虑几十年考虑成熟以后再去救亡图存?慌乱中,透过洞开的国门,当国人看到西方新兴文明的生机与活力的时候,一个历史的误会便自然产生并渐渐形成了,开始尚能“师夷长技以制夷”,进而出现了“保国”还是“保教”(以儒家思想为主导的中华文明)的争论,然而在生死存亡面前,一个曾经无比自信的民族竟不得不选择“保国”,含恨抛弃了一个传承了几千年的文明,文明的失落从此开始,文明的断层以五四运动为标志出现了第一道裂痕。

应该说,一个民族危机面前先活下来,不论暂时走了什么路,认同了什么思想,然而国格、民族魂魄是万万不能丢的,先不管是否暂时活着,是否获得暂时的太平。危机的时刻,“保国”不“保教”也就罢了,一旦“保国”获得暂时成功,“教”还要要的,否则必然招致最终的真正的亡国灭种。

当一个不光彩的角色——胡适,一个既受中华文明恩养,又被扭曲了性格的母亲以畸形的爱心扭曲了灵魂的可怜的大学者,一个被周总理定位为美国的走狗的人,出现在百年苦难史中的时候,所有官学语文教材中的文言文被取代。换言之,文明失去了传承的载体。从此,处在13岁以前人类哺育期的中国儿童,便再也无法合法合理地得到文明的滋养,无法继承民族的灵魂,再也没有伟大的文明经典去指导他们的人生,再也无法得到一个文明大国的儿童应该得到的灵魂的终极关照,无以激活幼小心灵深处沉睡的灵魂的种子,却只能在学堂以他们最宝贵的十年甚至更多时间,学习他们三岁以前就学会的白话文,浪费生命,失落民族魂魄而不自知。他们是无辜的,历史是误会的,民族是危险的,“保国”成功了,“保教”失败了,一个恩养我们几千年的文明终于被判了死刑,应声倒下。
从此,传承文明几千年的文言文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在历史的误会中成为被抛弃、鞭挞的罪恶的渊所,全盘西化似乎成了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文明断层日益扩大,中国人的百年噩梦因此越演越烈。如果文明断层不被认识,不被接合,中华民族更大的厄运还在后面。

与此同时,在胡适的倡导下,在西方只被用于科学教育领域的“不懂不教,不理解不学,学会了才有用”的教育理念,被我们广泛用于非科学教育领域,尤其是语文、音乐、艺术等的教学中,渐渐在人们脑海中根深蒂固,成为百年新教育奉为圣旨、万万人奉为真理的百年教育谎言,一次次成功地将文明的自发回归抹煞,一次次将少数掌握真理的人的声音淹没。

建国以来,我们存在一个文明悖论。一方面,我们以马列主义的态度,主张“拿来主义”以“扬弃”的哲学高度对待文化遗产;而另一方面,砸孔庙,改造和尚,软禁老庄,“儒”、“道”、“释”作为中华文明的核心,一个都不被放过,全部请进博物馆,文言文所承载的文明经典也被“辩证”之后暂居图书馆,束之高阁,文明在历史的误会中,在异化的尘埃中独自叹息。
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的不断加大,由于我们已经自毁长城地摧毁了我们的文明;摧毁了文明的传承机制;摧毁了中国人心中残存的民族精神,一个在炮火下未能倒下的民族,不自觉地全面接受了西方文明的几乎所有文明规则。也许我们会因此很快富裕起来,也许我们会很快获得所谓的强大的国力,我们却必然彻底失去复兴中华文明的最后机会,随之失去民族魂,失去民族凝聚力,一个以大一统的局面延续几千年的民族会走向何方,不言自知,此种危难是否可称作“亡国灭种”,应可三思。如果我们能够意识到文明断层的残酷现实,意识到文明断层必然带来的灭顶之灾,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复兴文明的同时对外开放,在强壮民族魂的前提下吸收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广泛地参与各民族的文化文明、经济交流,更好地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否则,你自己一无所有,拿什么和人家交流?你已经失去了交流的资格,民族复兴大业只能成为一个在欢乐中大难将死的民族难圆的南柯遗梦而已。

显然,不论我们是否能够重新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不论我们是否能够做到了“保国”;不论我们的科技、经济是否能够得到了发展和繁荣,排在世界前列,亡国灭种的危机从未真正地远离我们民族。因为文明断层早就随着割断文明传承机制的新教育,培养出三到六代对自己文明茫然无知的人而出现并不断加剧,且不自知不以为然,或者仅仅在一大堆好大喜功的仅仅在一大堆辉煌的数字面前规划着所谓的蓝图;因为任何民族的文明的传承都不可能依靠政权,依靠武力,依靠强大的经济得以实现。只有文明传承机制才是一个文明传承的生命线,这是被人类文明史所反复证实的颠覆不破的社会真理。

文明的传承其实就是民族魂的传承,而文言文所承载的文明经典所蕴含的思想精髓正是一个民族的魂魄,失去民族魂就无异于亡国灭种,也许这个民族的血统不会很快消失,但迟早会淹没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如尚武勇猛,曾经兴盛600多年的匈奴族,再如兴起并繁荣二百多年的西夏的党项族,以及无数个昙花一现的少数民族,都因传承机制的缺失,文明无以传承,一个个被历史的尘埃淹没化解为无形,如今的人们也只能以偶然幸存的残砖废瓦荒坟为其凭吊,叹息一个个曾经的辉煌,给他们做只言片语的注脚。

显然,文明经典是文明的灵魂,是形而上的。以文言文承载的文明经典一旦被抛弃,一旦无法让启蒙期、哺育期的儿童及时得到学习,一旦文明断层出现并不断扩大并且得不到纠正,我们的教育培养出的必然是胸无长物,尤其是无法顿悟天地人生的迷茫的人群,必然招致道德沦丧,社会的和内乱,我们必然失去我们赖以生存、发展、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民族魂。正如黑格尔所说,没有形而上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八十多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聚会巴黎发表宣言,人类在二十一世纪想有所发展,必须回到2500年前的中国吸取孔子的智慧。
今人常说,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世纪,指的是真正传承了中华文明的中国,而不是失落文明,跟在西方后面邯郸学步的中国。
这才应该是一个遭遇百年苦难的民族应该得到的反思。

三、东西方文明的比较

以中华文明为核心的东方文明是否优秀,关系到一个依然幸存的古老文明是否有存续的必要;关系到文明断层出现,对于一个民族的深厚意味,生死存亡的关键;关系到文言文——占据文明传承机制核心地位的语言体系的历史地位,是否有回归的意义;因此,中西文化比较研究显得十分重要。
评判一个文明的优劣不能仅仅从短暂的十年、百年看问题,而应该将其放在人类文明的历史长河中权衡;不仅仅要看其历史是否辉煌,更要看其是否给人类指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方向;不仅仅看你眼前的文明状况,更要看其自身的演变发展规律;不仅仅看其曾经给人类作出过多大贡献,更应该看其能否继续给人作出更大的贡献,能否继续保持旺盛的生命力,能否抚慰人类孤独的灵魂,能否让未来的人类得到幸福的心理体验和灵魂的终极关照。

中华文明发端较早,人类文明的最初几个社会形态也在文明发端之初得到了充分地孕育、演化,文明底蕴十分深厚。
异常可贵的是,在社会形态的孕育、演化中产生了文明经典,赋予文明以生命力、亲和力,使之在文明发展过程中能够不断地融合周边少数民族,不断获得文明进步的新鲜血液,成就一个拥有强大生命力、凝聚力的中华民族,文明获得了灵魂;
其次,历史选择了“儒家”思想作为中华文明的主导和方向,并且不断自我丰富、自我完善,逐渐确立了“儒”、“道”、“释”稳定的文明体系,文明获得了自觉;
第三,中华文明以其无可比拟的自信、开放、包容精神融合了代表印度文明的佛教文化,使之成为文明的有机组成部分,展现出一个文明的无比博大的胸怀和强大的生命力;
第四,文明从产生之初就拥有了高贵家族血统传承无以比拟的稳定的文明传承机制,形成了以人类历史上万千民族唯一的文言文语言体系为核心,以科学有力的科举制度,以及人类文明史上迄今为止最为科学的私塾教育理念和模式为强大的动力的文明传承机制,使得文明的传承成为全民族每一个个体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保证了文明的传承并不断丰富发展,文明获得基因式传承;



第五,我们必须正是一个事实,中华文明拥有中国古代圣人一样的人格魅力,拥有不断加强自己修养的过而能改的文明自我纠偏能力。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华民族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民族融合,完成了对佛教文化的吸收和本土化进程,使一度偏离的文明方向得以纠正,使文明体系更为丰富和稳定,并且出现了空前繁荣的历史时期。除此之外,文明的偏离与纠正还出现过多次,大致的周期一般是300至500年。理学的出现是文明史上最近的一次文明偏离,直接导致了文明的衰落,以及百年民族苦难。依据中华民族几百年的文明反思,依据人们对文明断层的初步认识,未来的百年将是中华文明的文明纠偏和再次走向辉煌的关键百年,中华民族必将走向空前繁荣、空前自信的时代,没有什么人、什么力量、什么主义可以阻挡此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
第六,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一个文明可以更好地给予每一个个体以文明的抚慰,以灵魂的终极关照,并且在现世就可不断地加强自己的修养(修养形式不仅仅是读书,不仅仅是教徒的苦修,更体现在生老病死,体现在一日三餐的尘世的所有物质生活精神生活中,没有高低贵贱的身份区别。),获得灵魂的升华,使之与生养人类的天地达到和谐,达到“天人合一”的思想境界,从而摆脱人生的孤独、痛苦与折磨,获得人生的真正解脱,真正幸福。
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一个文明拥有如此强大的民族凝聚力,使得她的子民不论走遍天涯海角,不论异国他乡繁衍生息几百年,都不会丢失魂牵梦绕的中华故土,不会丢失祖先的远古追思,不会成为无根的浮萍,不会没有心灵的归属。

而西方文明作为次生文明、速生文明,发端较晚,人类文明史上的各个社会形态未经充分孕育便在短时间迅速过渡,迅速结束,缺失深厚的文明底蕴。
且先天不具备作为文明灵魂的文明经典,不论是柏拉图,还是亚里士多德,他们的思想都不足以作为文明经典,赋予文明灵魂,指引文明的进步。
西方文明一经产生就体现为各个民族为了生存而对大自然的无限索取,以及对异族的掠夺,更在近现代体现为战争—和平—战争的恶性循环,以此求得各种力量的平衡和再次平衡。
被西方方文明引以自豪的现代自然科学,其背后的哲学基础是以人类文明的根本特性背道而驰的,现代自然科学将其所面对的一切都视作非人文化,视作非生命化,不论是人类应该敬畏的天地,孕育人类文明的河流土地,还是与人类平等的所有生命现象,都只能是为人类服务的资源和道具,失去了其应有的审美诗性,一方面给人类提供了意想不到的物质供给,另一方面将西方文明的索取特征发挥到极致,不断无限制膨胀人类的****,将人类引向绝境。
应该说,基督教的适时出现弥补了文明经典的缺失,经历所谓的黑暗的中世纪后,基督教的教义渐渐深入西方人的灵魂,宗教渐变为不仅仅是宗教,而是作为文明的“心法”存在,并以其“博爱”为核心的思想体系,与西方文明的索取特征形成稳固的矛盾统一体,以无形之手左右着文明的发展。所以,一方面西方文明一直以其速生,以其效率,以其貌似勃勃的生机,将人类推向表面的繁荣;另一方面,却逐渐远离恩养人类、恩养文明的自然,一步步地将人类推向孤独绝望的孤儿境地,当人类的孤儿心态渐渐强烈的时候,各种与之对抗的思想便以呻吟的形式,以各种思潮的形式,以哲学狂人频出的形式,以高呼环境保护、众生平等形式展露出来。
其次,西方文明始终没有形成文明得以依托的核心民族,也无以形成所谓的文明亲和力、融合力以及向心力,更难说民族凝聚力。因此,以欧洲为核心的西方文明体系,一直以多国形式存在。
第三,西方文明将人类的境地分为“人类之城”与“上帝之城”,人类个体生前只能生存在苦难的“人类之城”,不断地忏悔—作恶—忏悔,无法回到恩养人类的自然,无法升华灵魂,获得现世的幸福,无法企及“上帝之城”在今生投入上帝的怀抱,无法获得人生的自觉、心灵的平静、人生的真正幸福。

因此,当次生、速生的处于上升期的西方文明,与偏离文明正确轨道处于衰落期、文明自我纠偏前夜的中华文明碰撞的时候,中华文明必然出现弱势特征,出现百年民族磨难,给人一种弱势文明的错觉,给历史的误会、文明的断层,给全盘西化者以信誓旦旦的理由。

因此,当我们站在人类文明史全新高度权衡东西方文明优劣的时候,真正优秀的文明是中华文明,人类文明的正确取向也必是中华文明,全世界八十多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的“巴黎宣言”正是人类文明自我觉醒的体现。
这个优秀的文明代表着全人类发展的方向,在其经历了几百年运行轨道偏离,处在百年回归期的前夜,文明出现断层,社会礼乐崩坏,民族站在亡国灭种的危险边沿。
显然,接续文明断层,挽救代表人类发展方向的优秀文明,已成当务之急。
接续文明断层就必须修复已被毁坏百年的文明传承机制,修复文明传承机制的关键是文言文历史地位的回归。

四、文言文历史地位的回归

欲促文言文历史地位的回归,必须再次重申文明断层的存在,必须认识到文明断层是中华民族头顶即将落下的一把达莫克利斯之剑。
首先,要认清的是文明体系的崩溃,“儒”、“道”、“释”组成的文明体系,或遭批判,或禁闭,或遭封杀,均在全盘西化的过程中,被抛入历史的尘埃之中。
其次,要认清的是,文明传承机制的崩溃,以文言文为核心,由科举制度和私塾教育共同组成的文明传承机制,随着“百年教育谎言”的大行其道,促使文言文退出官方文书、官学法定教育语言的统治地位,彻底崩溃,直接促成了并加速了文明断层的出现和扩大。
再次,要认清的是,文明断层的表层体现及其危害,文言文退出官学法定语言地位以后,再也不怎么学文言文,甚至彻底与中华文明的文明经典绝缘,新学语文课堂只让孩子们学习他们三岁以前就已经学会的白话文,不仅仅浪费了十年左右的人生最可宝贵的塑造灵魂的绝佳时机;还失去了将文明经典作为善良智慧的种子植入心田的唯一时机。再也没有机会受到文明的滋润,灵魂的关照;再也没有机会真正地顿悟人生,做人,做中国人;再也没有机会“天人合一”获得自觉的人生,获得真正辉煌的人生。
学了十几年语文,除了认识几千个汉字,究竟还学了什么?什么都没有,你能更多看到的孩子们的性格特征是,没有天地敬畏,没有孝弟观念,没有心法制约,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爱心,没有健全的人格,心胸狭窄,灵魂麻木,自私自利,唯利是图,甚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丧心病狂。眼看着代表着民族未来的孩子们,不在少数,甚至占据学生主体,一个个成为精神的侏儒,教师身居三尺讲台,鞠躬尽瘁,茫然无从;家长心系麻木学子,望子成龙,余恨难销。幸好我们还学会了几千个汉字,幸好还学了一些白话文,由于现代汉语脱胎于古汉语,汉字中还残存一些文明信息。
失去了文明传承功能的新学经历百年培养了至少五代人,如今讲台上下谁知中华文明为何物?校园内外谁知中华文明为何物?城市乡村谁知中华文明为何物?
经历百年的全盘西化的精神清洗,还有几人知晓中华文明的精髓?
有破必有立,一个民族敢于并已经砸碎了一个旧世界,不论从精神上还是从物质上,就必须善于建立一个新世界,尤其是从文明的角度重塑民族的魂魄。
我们面临的现实是,文明断层已经出现,文明传承机制被砸碎,民族失魂落魄,没有人,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找到可以取代中华文明的思想体系,使得一个曾经繁衍生息繁荣昌盛几千年的民族重塑民族魂魄。
空了,一个占据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民族,心空了,迷失了,迷失了人类文明和异类的唯一区别,是否拥有文明魂魄,是否拥有心法制约。于是,凭借什么“五讲”、“四美”、“三热爱”如此美好的教育运动也培养不出多少“四有”新人,凭借多少年的“学雷锋”也只能眼看着社会秩序的日益混乱;凭借什么五花八门的思想教育都无法扭转十几亿人心灵的乾坤。只能眼看着礼乐崩坏的日益加剧;只能眼看着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兽性生命观日益风行;只能眼看着一个文明昌盛的古老民族沦落为异类的游戏规则都无法遵守,最终亡国灭种悲惨境地。

显然,在此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一切一切的任何的企图不通过复兴中华文明而实现民族复兴大业的想法和做法,都只能是本末倒置,缘木求鱼,都只能导致亡国灭种。

实现文明的复兴,接续已经存在的文明断层,首先要摒弃重复千遍而成真理的“百年教育谎言”,重新审视并接受被现代科学证实的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先进的我们祖先的启蒙教育理念,即在非科学教育领域,不是“不懂不教,不理解不学,学会了才有用”,而是“不懂抓紧时间教,不理解就背诵,背会必有用”(亦即“非理解背诵”的教育理念,第一部分有详细介绍),从而确立具有民族特色的科学的教育理念,以指导难以走出困境的新教育。
有了这个科学的教育理念,我们就可以潜移默化的方式,抓紧时间在孩子13岁以前以古典音乐、绘画对其进行科学的审美教育,塑造其优雅的心灵,为孩子的健康成长奠定坚实的心灵基础;特别重要的是,恢复文言文在国民教育语文教材中的统治地位,并将文明经典作为主要课文来源,或者干脆恢复读经课,以“非理解背诵”的方式,开发儿童智力,栽种善良、智慧的种子,从孩子做起接续并传承文明;同时以高考的形式确定文言文的绝对地位,并把文明思想贯穿到高考语文的方方面面,从而完成文明传承机制的重新架构,实现文言文历史地位的回归,实现文明断层的接续,找回失落的民族魂魄,在此基础上吸收人类文明史上一切优秀的成果,以开放、自信的姿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至于民间以及日常生活中文明程式的恢复,另文论述。

在自己教学实践中,我首先重新界定语文教材中的文言文与白话文的地位,将白话文仅仅作为辅助读物对待,从而节省一半的教学课时用以补充经典文言文,从而恢复文言文的绝对统治地位;其次,以《论语》、《道德经》、《诗经》作为补充教材,强化文言文的文章语言地位,强化文言文文明传承功能;再次,消除“百年教育谎言”的余毒,引进私塾教育的“非理解背诵”启蒙教育理念,让语文学习真正地实现多阅读多背诵;第四,积极推进学生以自己掌握的文明经典,通过独立思考,重新评价各类社会现象,并有感而发;第五,实施作文教学改革,将本应属于学生的作文批改权还给学生,从而形成阅读与写作的互动。
教学改革以后,学生精神面貌不同程度发生明显变化,可以说教书育人实现了从海市蜃楼到人间仙境的转化;学生的学习成绩稳步提高,学习方法由死变活;学生的作文的畏难情绪逐渐降低,逐渐产生一系列变化,由被动变主动,由人云亦云变为有感而发,由立意不高到胸怀天地。
实践证明,文言文历史地位的回归,不仅仅是文明传承机制的重新构架,不仅仅文明断层的接续,文明复兴的关键,也是彻底走出新教育语文教育破产困境的必由之路;更是籍此从文言文历史地位的回归开始,挽救民族危亡,实现民族复兴大业的唯一道路。

2006-5-71:48草9-23-0:05修改

    实践证明,文言文历史地位的回归,不仅仅是文明传承机制的重新构架,不仅仅文明断层的接续,文明复兴的关键,也是彻底走出新教育语文教育破产困境的必由之路;更是籍此从文言文历史地位的回归开始,挽救民族危亡,实现民族复兴大业的唯一道路。
(作者自评)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