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学化学

 
 
 

日志

 
 

唐·刘希夷《代悲白头翁》赏析  

2009-06-24 18:53:31|  分类: 名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代悲白头翁
  唐 刘希夷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惜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
  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文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
  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
  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
  但看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悲。
【作者简介】
刘希夷 (约651-?) 唐诗人。 一名庭芝,字延之(一作庭芝),汝州(今河南临汝)人。 上元进士,善弹琵琶。其诗以歌行见长,多写闺情,辞意柔婉华丽,且多感伤情调。《代白头吟》有“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句,相传其舅宋之问欲据为已有,希夷不允,之问竟遣人用土囊将他压死。少有文华,落魄不拘常格,后为人所害,死时年未三十。原有集,已失传。

  刘希夷少有文章,落魄不拘常格,后为人所害。希夷善为从军闺情诗,词旨悲苦,未为人重。后孙翌撰《正声集》,以希夷诗为集中之最。由是大为时所称赏。(《全唐诗》卷八二)希夷是典型的风流才子,其人美姿容,喜谈笑,善弹琵琶多才多艺,少年及第却一生落魄,为诗为人均与势不合,死时不到三十岁。关于其死因死法千百年来一直众说纷纭,神秘离奇,不过希夷之不得善终却是可以肯定的。《旧唐书·本传》记载他“志行不修,为奸人所杀”,《唐才子传》则传说其《代悲白头翁》诗成未满周岁,舅父宋之问非常喜欢其中“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联,知道他尚未传于世人,恳求之送归自己名下,谁知刘希夷竟不肯答应,之问一怒杀之。关于这一段公案,是为传说,固不可靠;或许因为宋之问人品污下而众恶皆归,抑或因此诗句之悲美口碑甚好,大抵其根本就在于所谓“才高而见忌”,一句诗足以名动天下,流传千古。
  刘希夷的一生短暂哀苦,虽才高却终生郁郁不得志,这位与世不偶者的苦闷、无奈、悲观,以及人生易老、青春虚度的伤感叹息充溢于其留下的闺怨、怀古、从军、送别、咏物述怀各类题材的诗作中。正是后人评价其“词旨悲苦”、“神情清郁”之原因所在。《全唐诗》存其诗三十五首,另有五首存疑诗,其中闺情诗十五首,如《代闺人春日》、《捣衣篇》;从军诗三首,如《将军行》、《从军行》;怀古诗四首,如《巫山怀古》、《蜀城怀古》;行旅送别诗八首,如《送友人之新丰》、《晚憩南阳旅馆》;景物述怀诗五首,如《孤松篇》、《秋日题汝阳潭壁》,题材涉及广泛,大多为五七言古体歌行,其中如《代悲白头翁》等几首还可堪称是初唐歌行体成就较高的作品,且由于流传下来的诗作并不多,风格也都比较接近

【注释】
  1.松柏摧为薪:松柏被砍伐作柴薪。《古诗十九首》:“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
  2.桑田变成海:《神仙传》:“麻姑谓王方平曰:‘接待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
  3.这两句说,白头翁年轻时曾和公子王孙在树下花前共赏清歌妙舞。
  4.光禄:光禄勋。用东汉马援之子马防的典故。《后汉书·马援传》(附马防传)载:马防在汉章帝时拜光禄勋,生活很奢侈。文锦绣:指以锦绣装饰池台中物。文又作“开”、或“丈”,皆误。将军:指东汉贵戚梁冀,他曾为大将军。《后汉书·梁冀传》载:梁冀大兴土木,建造府宅。这两句说白头翁昔年曾出入权势之家,过豪华的生活。
  5.宛转蛾眉:本为年轻女子的面部画妆,此代指青春年华。
【赏析一】
  这是一首拟古乐府,题又作《代白头吟》。《白头吟》是汉乐府相和歌楚调曲旧题,古辞写女子毅然与负心男子决裂。刘希夷这首诗则从女子写到老翁,咏叹青春易逝、富贵无常。构思独创,抒情宛转,语言优美,音韵和谐,艺术性较高,在初唐即受推崇,历来传为名篇。
  诗的前半写洛阳女子感伤落花,抒发人生短促、红颜易老的感慨;后半写白头老翁遭遇沦落,抒发世事变迁、富贵无常的感慨,以“但看古来歌舞地,惟有黄昏鸟雀悲”总结全篇意旨。在前后的过渡,以“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二句,点出红颜女子的未来不免是白头老翁的今日,白头老翁的往昔实即是红颜女子的今日。诗人把红颜女子和白头老翁的具体命运加以典型化,表现出这是一大群处于封建社会下层的男女老少的共同命运,因而提出应该同病相怜,具有“醒世”的作用。
  诗的前半首化自东汉宋子侯的乐府歌辞《董娇娆》,但经过刘希夷的再创作,更为概括典型。作为前半的结语,“年年岁岁”二句是精警的名句,它比喻精当,语言精粹,令人警省。“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的颠倒重复,不仅排沓回荡,音韵优美,更在于强调了时光流逝的无情事实和听天由命的无奈情绪,真实动情。“花相似”、“人不同”的形象比喻,突出了花卉盛衰有时而人生青春不再的对比,耐人寻味。结合后半写白头老翁的遭遇,可以体会到,诗人不用“女子”和“春花”对比,而用泛指名词“人”和“花”对比,不仅是由于七言诗字数的限制,更由于要包括所有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可怜人,其中也包括了诗人自己。也许,因此产生了不少关于这诗的附会传说。如《大唐新语》、《本事诗》所云:诗人自己也觉得这两句诗是一种不祥的预兆,即所谓“诗谶”,一年后,诗人果然被害。这类无稽之谈的产生与流传,既反映人们爱惜诗人的才华,同情他的不幸,也表明这诗情调也过于伤感了。
  此诗融会汉魏歌行、南朝近体及梁、陈宫体的艺术经验,而自成一种清丽婉转的风格。它还汲取乐府诗的叙事间发议论、古诗的以叙事方式抒情的手法,又能巧妙交织运用各种对比,发挥对偶、用典的长处,是这诗艺术上的突出成就。刘希夷生前似未成名,而在死后,孙季良编选《正声集》,“以刘希夷诗为集中之最,由是大为时人所称”(《大唐新语》)。可见他一生遭遇压抑,是他产生消极感伤情绪的思想根源。这诗浓厚的感伤情绪,反映了封建制度束缚戕害人才的事实。
  《大唐新语》又云:(希夷)“尝为《白头吟》咏曰‘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既而自悔曰:‘我此诗似谶,与石崇“白头同所归”何异也?’乃更作一句云:‘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既而叹曰:‘此句复似向谶矣,然死生有命,岂复由此?’乃两存之。诗成未周,为奸所杀,或云宋之问害之。”
【赏析二】
《代悲白头翁》又作《代白头吟》或《白头吟》。
  “代”是“拟”的意思,《白头吟》是乐府旧题,属《相和歌·楚调曲》,古辞写一个女子向遗弃她的情人表示决绝。刘希夷这首诗虽然是拟古乐府,但构思精妙,开拓了全新的意境。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诗的开头两句,描绘洛阳城东暮春景色。洛阳是唐代的东都,十分繁华;繁华的都市盛开着艳丽的鲜花,满城春色,生气勃勃,令人心醉神往!然而时光易逝,此时的洛阳已是落花季节,桃李纷飞,不知飘向何处?
  这两句是诗的起兴。下文表达的对大好春光、妙龄红颜的憧憬和留恋,对桃李花落、青春易逝的感伤和惋惜,都是由此生发开来的。
  “洛阳女儿好颜色”以下十句,写年轻的洛阳女儿面对漫天飞舞的落花生出无限感慨。洛阳女儿所感伤的,实际上是由大自然的变化而联想到美的短暂和人的生命的有限。“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表现的是因为春光的流逝而感叹红颜易老、生命无常的心理。“松柏摧为薪”句,出自《古诗十九首·去者日以疏》:“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桑田变成海”, 指陆地变成海洋,典出《神仙传·麻姑》: “麻姑自说云,接待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这两句运用比喻,形象地表现世事变化很大。“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则揭示人生易逝、宇宙永恒的客观规律。“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两句,以优美、流畅、工整的对句集中地表现青春易老世事无常的感叹,富于诗的意境,且具有哲理性,历来广为传诵。
  “寄言全盛红颜子”以下十句,概括叙述白头翁一生的经历。白头老翁曾是一个美貌少年,从前他也常和公子王孙一起,在树下花前歌舞游乐。“光禄池台文锦绣”两句,以历史上权臣贵戚的豪华奢侈,表现白头翁曾经历过的一段富贵生活。然而,一旦生病衰老,就无人理睬,三春行乐只好让给别人了。这一段通过描写白头翁从红颜到老病、从游乐到孤苦的生活,不仅表示了诗人对青春红颜、清歌妙舞的眷恋、向往,对垂老白头翁的怜悯、同情,同时进一步抒发了对美的短暂和生命的有限的感慨,从而增强了诗歌的艺术感染力和哲理性。
  结尾四句点明主旨,收束全诗。“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两句感叹美貌的少女转眼之间将化作白发的老妇,惋惜青春难驻。“但看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翡”两句,一切都如同过眼云烟,迅速消失了!往日繁华热闹的游乐场所,如今只有几只离群的鸟雀在清冷的暮蔼中发出几声凄苦的悲鸣。
  鸟尚且如此,人何以堪!末句的最后一个“悲”字,是本诗的基调。
  诗人在《代悲白头翁》中表现的感情虽然是悲伤的,但并不颓废,因为诗人在认真地思考着人生,眷恋和憧憬着生活中的美。
【赏析三】

挥不去的无奈

——《代悲白头翁》赏析
文/悠悠白兰

这是一首拟古乐府,题又作《代白头吟》。《白头吟》是汉乐府相和歌辞楚调曲旧题,古辞写女子毅然与负心男子决裂。刘希夷此诗则从红颜女子写到白头老翁,咏叹青春易逝,富贵无常,有很深的哲理意蕴。

诗的前半写洛阳女子感伤落花,抒发人生短促,青春易老的感慨。后半写白头老翁遭遇沦落,抒发世事变迁、富贵无常的感慨。用“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过渡,以“但看古来歌舞地,惟有黄昏鸟雀悲”总结全篇意旨。整首诗歌有浓重的感伤情调,深含着“自然盛衰有时,而人生一切皆空”的哲理。

先说自然盛衰有时。花开为盛,花落为衰,然而今年花落,明年花开,“年年岁岁花相似”!岂非盛衰有时?

而人呢?且说洛阳女儿,正值青春花季,本当幸福美满。可“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诗歌一开篇就定下了感伤的基调,埋下了不幸的种子。花开美矣,红颜女子却浑似一朵飞花,很快就会不知落谁家。今年花开,还能在此长叹,惜取落花。“明年花开复谁在”?不但红颜易老,甚至薄命也未可知。

地点没变,还是洛阳城东;景物没变,还是落花对轻风,可人却时时在变。“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落花风前悲叹的今人,何曾看到在此垂泪的古人?可想“今人”在将来也会成为“古人”。乐也好,悲也好,一切都将消逝。正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此二句作为诗歌前半部分的结语,历来传为精警的名句。如果脱离原诗,完全可以理解为“时光飞逝,当惜时奋进”之意。然此二句在诗中,却强调了时光流逝的无情事实与听天由命的无奈情绪。尤其是“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的颠倒重复,不仅排沓回荡,音韵优美,更加强了这样的情绪。整个句子通过强烈的对比,蕴涵着自然永恒,人生命运却不可主宰,以至无奈轮回的哲理。

又看白头老翁的命运,对生命的无奈做了多么形象的诠释!昔日的美少年: “公子王孙芳树下,轻歌妙舞落花前。光禄池台文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何等风流潇洒,显赫气派!可“一朝卧病无相识”,很快便沦落为“半死白头翁”!真是世事变迁,富贵无常!联系前面“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焉知红颜女子的未来,不是白头老翁的今日?正如白头老翁的往昔也曾如红颜女子一般青春美好,而且可能更为欢乐富贵。可见在诗人眼里,欢乐悲愁,富贵贫穷,都是瞬息,一切皆空!正是“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但看古来歌舞地,惟有黄昏鸟雀悲”!此结句与前面的“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互相呼应。读罢诗歌,一种浓重的感伤郁结于心,挥不去——青春的悲哀,人生的无奈!

此诗融会汉魏歌行、南朝近体及梁、陈宫体的艺术经验,而自成一种清丽婉转的风格。它还汲取乐府诗的叙事间发议论、古诗的以叙事方式抒情的手法,又能巧妙交织运用各种对比,发挥对偶的长处。以上为这首诗艺术上的突出成就。

刘希夷生前似未成名,又英年早逝,可见他一生遭遇压抑,当为他产生消极感伤情绪的现实基础和思想根源。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