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学化学

 
 
 

日志

 
 

《杨修之死》教与学  

2009-06-09 10:09:10|  分类: 初三文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杨修之死
罗贯中

   操屯兵日久,欲要进兵,又被马超拒守;欲收兵回,又恐被蜀兵耻笑:心中犹豫不决。适庖官进鸡汤。操见碗中有鸡肋,因而有感于怀。正沉吟间,夏侯惇入帐,禀请夜间口号。操随口曰:“鸡肋!鸡肋!”惇传令众官,都称“鸡肋”。
  行军主簿杨修,见传“鸡肋”二字,便教随行军士,各收拾行装,准备归程。有人报知夏侯惇。惇大惊,遂请杨修至帐中问曰:“公何收拾行装?”修曰:“以今夜号令,便知魏王不日将退兵归也。鸡肋者,食之无肉,弃之有味。今进不能胜,退恐人笑,在此无益,不如早归:来日魏王必班师矣。故先收拾行装,免得临行慌乱。”夏侯惇曰:“公真知魏王肺腑也!”遂亦收拾行装。于是寨中诸将,无不准备归计。当夜曹操心乱,不能稳睡,遂手提钢斧,绕寨私行。只见夏侯惇寨内军士,各准备行装。操大惊,急回帐召惇问其故。惇曰:“主簿杨德祖先知大王欲归之意。”操唤杨修问之,修以鸡肋之意对。操大怒曰:“汝怎敢造言乱我军心!”喝刀斧手推出斩之,将首级号令于辕门外。
  原来杨修为人恃才放旷,数犯曹操之忌:操尝造花园一所;造成,操往观之,不置褒贬,只取笔于门上书一“活”字而去。人皆不晓其意。修曰:“门内添活字,乃阔字也。丞相嫌园门阔耳。”于是再筑墙围,改造停当,又请操观之。操大喜,问曰:“谁知吾意?”左右曰:“杨修也。”操虽称美,心甚忌之。
  又一日,塞北送酥一盒至。操自写“一合酥”三字于盒上,置之案头。修入见之,竟取匙与众分食讫。操问其故,修答曰:“盒上明书一人一口酥,岂敢违丞相之命乎?”操虽喜笑,而心恶之。
   操恐人暗中谋害己身,常分付左右:“吾梦中好杀人;凡吾睡着,汝等切勿近前。”一日,昼寝帐中,落被于地,一近侍慌取覆盖。操跃起拔剑斩之,复上床睡;半晌而起,佯惊问:“何人杀吾近侍?”众以实对。操痛哭,命厚葬之。人皆以为操果梦中杀人;惟修知其意,临葬时指而叹曰:“丞相非在梦中,君乃在梦中耳!”操闻而愈恶之。
  操第三子曹植,爱修之才,常邀修谈论,终夜不息。操与众商议,欲立植为世子,曹丕知之,密请朝歌长吴质入内府商议;因恐有人知觉,乃用大簏藏吴质于中,只说是绢匹在内,载入府中。修知其事,径来告操。操令人于丕府门伺察之。丕慌告吴质,质曰:“无忧也:明日用大簏装绢再入以惑之。”丕如其言,以大簏载绢入。使者搜看簏中,果绢也,回报曹操。操因疑修谮害曹丕,愈恶之。
  操欲试曹丕、曹植之才干。一日,令各出邺城门;却密使人分付门吏,令勿放出。曹丕先至,门吏阻之,丕只得退回。植闻之,问于修。修曰:“君奉王命而出,如有阻当者,竟斩之可也。”植然其言。及至门,门吏阻住。植叱曰:“吾奉王命,谁敢阻当!”立斩之。于是曹操以植为能。后有人告操曰:“此乃杨修之所教也。”操大怒,因此亦不喜植。
修又尝为曹植作答教十余条,但操有问,植即依条答之。操每以军国之事问植,植对答如流。操心中甚疑。后曹丕暗买植左右,偷答教来告操。操见了大怒曰:“匹夫安敢欺我耶!”此时已有杀修之心;今乃借惑乱军心之罪杀之。修死年三十四岁。
  曹操既杀杨修,佯怒夏侯惇,亦欲斩之。众官告免。操乃叱退夏侯惇,下令来日进兵。
  次日,兵出斜谷界口,前面一军相迎,为首大将乃魏延也。操招魏延归降,延大骂。操令庞德出战。二将正斗间,曹寨内火起。人报马超劫了中后二寨。操拔剑在手曰:“诸将退后者斩!”众将努力向前,魏延诈败而走。操方麾军回战马超,自立马于高阜处,看两军争战。忽一彪军撞至面前,大叫:“魏延在此!”拈弓搭箭,射中曹操。操翻身落马。延弃弓绰刀,骤马上山坡来杀曹操。刺斜里闪出一将,大叫:“休伤吾主!”视之,乃庞德也。德奋力向前,战退魏延,保操前行。
  马超已退。操带伤归寨:原来被魏延射中人中,折却门牙两个,急令医士调治。方忆杨修之言,随将修尸收回厚葬,就令班师 。

【作者简介】
  罗贯中(1330?~1440?)元末明初小说家、戏曲家。名本,字贯中,号湖海散人。山西太原人。 《杨修之死》选自《三国演义》第七十二回。
  罗贯中是我国元末明初的一位杰出的古典小说家,是他把意回体小说这一文学式样推向成熟的阶段。后来的很多学者和作家曾给予他极高的评价,把他同马司迁、关汉卿相提并论。他的伟大的文学创作成就,成为中国文学、世界文学宝库中的珍贵财富。他所创作的《三国志通俗演义》,不仅在国内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而且被翻译成十多个国家的文字,风行全世界,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喜爱。在国外,他的《三国演义》被称之为“一部真正具有丰富人民性的杰作”,而《大英百科全书》则称他为“第一位知名的艺术大师”。

【赏析一】
  罗贯中在写杨修之死时好像也在竭力的告诉我们,杨修之死是因为曹操“忌才”。用书上的原话来说:“原来杨修为人恃才放旷,数犯曹操之忌。”然后,通过六个小故事来印证了他的观点。一是曹操在花园的门上写一个“活”字,是曹操为了卖弄一下自己的才干,而杨修这家伙不给他面子,偏要弄穿曹操的西洋镜不可——曹操“忌之”。二是远方的客人送酥一盒给曹操,被杨修一人一口与众分吃了,用我们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卖弄小聪明——曹操“恶之”。三是曹操本想以梦中杀来警戒大家,杨修偏要在大家的面前揭穿不可——曹操“愈恶之”。四是杨修告曹丕密请朝歌长吴质入内府商议,反被吴质用计陷害,曹操认为杨修是陷害曹丕——曹操“愈恶之”。五是曹操本想试一试曹丕、曹植的才干,可杨修偏要教曹植怎么做怎么做,结果被曹操知道了,坏了曹操的好事——曹操“大怒”。六是杨修为曹植作答教,被曹操得知——曹操“大怒”。这六件事,一步一步的逼迫曹操最后以“鸡肋”事件“惑乱军心”为借口杀死了杨修,也成了杨修之所以被曹操杀的一个客观的原因。大家都知道,罗贯中在《三国演义》有明显的尊刘贬曹之倾向,作者本意就是要贬曹操,这也难怪,在这段文字中也竭尽夸张之能事,贬斥曹操。之所以大家也认为曹操是“忌杨修之才”就是从这里来的。
  要真正的找出杨修被杀的原因,关键还得注意理解罗贯中说的这句话:“原来杨修为人恃才放旷,数犯曹操之忌。”曹操“忌”的是什么呢?曹操“忌”的是杨修不给他面子。关于面子,这是中国人的传统中最关心和重视的东西,所谓的“人有脸,树有皮”。杨修多次不给他的主子曹操面子,让曹操忌恨他,这是做奴才的一大忌讳。奴才是帮主人咬人的“狗”,怎么能反过来咬主人,不给主人面子呢?
  杨修是个人才,属古代知识分子中的精英类人物,其地位和职业与蒋介石身边的陈布雷相似。其人才思敏捷,聪颖过人,舌辨之士,得到曹操赏识器重,委以“总知外内”的主薄,成为丞相曹操身边的一位高级幕僚谋士,理应算得上一位重臣。在发生了阔门、一盒酥、曹操梦中杀人、吴质等事件后,曹操对杨修心中已暗存芥蒂,暗暗忌之戒备之,直到后来杨修又暗中插手废立太子之事,引起曹操极度不满和嫉恨。《三国志》中是这样记载曹操如何处置杨修的:“太祖既虑始终有变,以杨修颇有才策,而又袁氏之甥也,於是以罪诛修。”曹操在汉中战事中,随便找了个借口罪名,诛杀杨修后,又厚葬之,赏与许多物品,以示慰藉其亲属。曹操这位白脸奸雄,对杀人后又为其送葬的手段,向来运用的十分老道娴熟,让外人看不出半丝假公济私、公报私仇的痕迹,给局外人留下杀得在理,曹操又不得忍痛不杀之的印象。曹操此番秀做得实在高明,虽然颇似猫哭老鼠,但此招比孔明挥泪斩马谡还要阴上十倍。杨修之死的详细细节,在罗贯中的《三国演义》中写的最为详实生动,虽然是演义化了的小说,同样让人看不出曹操谋杀杨修的蛛丝马迹,而是秉公处置“鸡肋事件”,严肃军纪,按律斩了杨修,做得即天衣无缝,又除掉了心中一大隐患,解除了百年之后的后顾之忧。在曹操眼中,为了日后曹家社稷江山与千秋大业的稳固,杀一个杨修何足挂齿?其实,在曹操与杨修两人的关系上,最为直观集中地体现展示了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统治者与知识分子间的关系本质,历朝历代的封建统治者对待知识分子,具有极重的疑惧心态,为维持其统治体系的运转,而又不得不加以利用的矛盾状态。有人曾形象地把这层关系,比喻为皮与毛的关系,皮之不存,毛将附焉?在骨子里,封建统治者是鄙视家族外的知识分子这一群体的,他们把自己当成皮,将知识分子当成毛,只要保证皮的完好存在,拔掉几根毛即使脱掉一层毛,都无所谓,还会自然地不断萌生出新毛来的。於是在中国大地上,便上演了秦始皇焚书坑儒、二桃杀三士、朱元璋计杀群臣……等一幕幕充满血腥的历史悲剧。中国古代知识分子,这些依附在皇权这层牛皮上的毛,自然是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由此便演绎出层出不穷的个人奋斗的人生悲剧来,历史长河惊涛海量无情地吞嗜了屈原、杜甫、陆游、韩愈、李斯……等无数文人精英们的雄心壮志,壮哉,悲哉!
  杨修,做为封建时代的一名谋士幕僚,堪称中子群体中的典型人物。若对其客观地评价,该君才华学识是出众超群的,在揣磨、分析、判断、预见丞相曹操心理活动方面,也是相当准确迅速敏捷的,并具有一定的前瞻性。杨修也正是因为这种先期预见的准确,才为此掉了脑袋,反丢了自己的卿卿性命。曹操杀杨修,当数古代知识分子遭受迫害打击,最为典型的恶性冤案,杨修到了阴间仍会耿耿于怀,其冤魂不会轻易散去。

【赏析二】

题记:这是我在教学过程中试图从不同角度来分析这著名片段的尝试,两则不免有自相矛盾的地方。

    杨修为什会死

    杨修之死是他与曹操之间矛盾激化的结果。这是个性格的悲剧,即他的“恃才放旷”。杨修所“恃”之才,既非明君贤相治国平天下之才,也非谋臣良将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才,或可称小有文才,充其量只是敏捷应对之才——说穿了一点小聪明而已。《史记》中汉景帝对窦婴的评价:沾沾自喜,恰为杨修画像。以军中主薄(也就是个小文书)的身份,兼窦婴式的沾沾自喜和灌夫式的任性使气,取死必矣。

    但如果考察一下,我们会发现“恃才放旷”正是这个时代的普遍特色。所谓“魏晋风度”其表现形式正是“恃才放旷”。从“清谈祖师”何晏到竹林名士刘伶的“死即埋我”“何为入我中”,连“有林下风气”的谢道蕴也敢以“不意天壤中,乃有王郎”来公然奚落自己的丈夫。魏晋时期思想箝制并不严重,甚至曹操本人的“任人唯贤”对这种风气的形成起了直接作用。那么为什么刘伶阮籍们得终天年,而孔融杨修何晏稽康们身首异处了呢?

    可见,单是“恃才放旷”不一定必死,关键还在“数犯曹操之忌”,那么他犯了什么忌呢?

    此时的曹操已俨然有九五之尊。统治者无不喜欢制造神秘感来造成对被统者的威压。他们自命为“龙”,龙的灵异就在云遮雾掩,不使人见,所谓《乾》之“用九:见群龙无首吉”便是此意,倘若失却了掩蔽,又与虫蛇何异?所以极力欲给在下者形成“天威不可测”的印象,无知易产生敬畏,敬畏则形于盲从。历经两千余年封建统治,这套权术越玩越精,清代帝王可谓登峰造极。时至今日,老百姓往“上”看,依然雾气腾腾(此乃民主之大敌)。曹操自然也不例外,《世说新语》中的“捉刀人”故事,追杀匈奴使者是他懊恼之余维护神秘与尊严的狠辣手段。再加上他自己也是个文人,忍不住时时手痒,卖弄一下,杨修却偏要处处窥测他的心思,把他的云雾拨得干干净净,又怎能不令他杀心顿起?

    但此一忌,还是小忌,以曹操之心腹深沉与知人尚任,或许会再隐忍一段——或如对关羽之不忍杀,或如对祢衡之不屑杀。真正促使他决心除去杨修,是杨修介入了夺嫡之争,这才是统治者的大忌!因为无论夺嫡最终胜利者是谁,其结果都是父子兄弟骨肉相残,削弱其“家天下”的基础,或破坏其苦心安排的均衡格局,而臣下一旦投机成功,却可坐收厚利,甚至趁乱取而代之。愈是英主,愈常在继承人问题上碰得焦头烂额,贤明如唐太宗,也毫不犹豫杀了功臣候君集;沉稳如康熙,也奈不住向“本朝第一罪臣”索额图等亮出了屠刀。在政治的成熟上,曹植比不上曹丕,杨修也比不得吴质,杨修不避与曹植亲厚,只想除去政敌而不顾及方法,只想糊弄曹操而不顾及后果。做事轻率,思虑不周,急于求成,显示出他政治上十足的幼稚。以曹操的雄才大略焉能不知经国之才与文章之才的区别?他最终选定曹丕而非曹植作继承人绝非受蒙蔽,而是深思熟虑、忍痛割爱的。他也深知杨修之才不足以成事,但足以坏事,怎能容忍小小主薄上窜下跳破坏他苦心创下的基业?于是乎杀掉。没有鸡肋事件,杨修也会死在另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之下。

    阮籍式的“放旷”是消极的放旷,不受欢迎,不成其为主流,但也不会带来麻烦;杨修式的“放旷”是“积极的”放旷,主动介入政治,必会危及自身。正如孔融被曹操所杀,因为对抗政令而不在开玩笑,何晏嵇康被司马昭所杀是因为与曹氏集团的亲密关系——排除异己。另外,杨修虽位卑职轻,他家却是东汉四世三公,曹魏代汉是大势所趋,杨修之父杨彪不合作也促他下决心——还是政治。

    老子曰:“知人曰智,自知谓明”,杨修有知人之智而乏自知之明,才会一头撞向政治斗争的大罗网,白白送掉了性命。除了曹操之外,还有几人能把诗人的气质和政治家的务实结为一身呢?

    从《杨修之死》谈教学中的发散思维

    《杨修之死》是一篇具有异常丰富解读性的文章,可惜由于自读课文课时限制和教参的“定性”,常不得不作简单处理。有一个问题应引起注意,即成人的解读方式与孩子的解读方式的差异。

    比如,杨修是一个怎样的人?成人的普遍看法是:恃才放旷可恶,介入权争愚蠢。这是从历史从人生中得出的经验教训。但,换个角度,也可能认为杨修是一个正直坦率的人。他看不惯曹操“园门阔”一类的故弄玄虚,也见不得“杀近待”的阴险凶残;他不耍阴谋,要告对头就径直去告,要帮曹植就尽心尽力地帮;他心直口快,破了“鸡肋”之谜决来……当然,这从自我保护的角度看是十分不利的,但不能不承认他与他同时代的人一样有真实可爱的一面,甚至说颇有几分反抗精神,尽管这种反抗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倘若我们从封建等级制度出发,一味认为他是“欺主”(欺辱、欺瞒),未免放过首恶。

    从这一点上看,杨修的悲剧不单是性格的悲剧,也是社会的悲剧,即一个正直而又冲动的人在畸形社会中是无处容身的;不单是个人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即与他性格遭际相似的何晏、嵇康等同时代人的悲剧——兵荒马乱、改朝换代的牺牲品;甚至是一个“永恒”的悲剧,即人格的力量与人生目标的实现往往是相悖的。这是知识分子从政的悲剧,优秀的知识分子莫不以“兼济天下”为己任,“独善其身”只是不得已的选择,而在政治斗争中死得最莫名其妙的总是知识分子,从焚书坑儒到文革不都是如此吗?

    并不是说初二的学生会想得这么深入,而是孩子的世界是非善恶分明,他们从直觉完全可能作出对杨修较好的评价。成人磨琢出的“中庸”或许会令他们大惑不解。况且在他们这个年龄正是趋向独立,趋向自我扩张的时候,他们或许会更欣赏与同情杨修的放旷。语文教师对历史、文学、人生的经验累积令我们很容易认同教参,而教师过早下结论会令学生很快抹倒自己朦胧想法而无条件认同教师,这不单对培养学生独立思考与发散思维是不利的,而且对学生的思想教育上也并非全是益处——“大智若愚”、“明哲保身”有时与中庸滑头只是一步之遥,我们是否应该过早向他们输灌这种趋向内敛的处世哲学?

    又比如:杨修为什么死?教参的结论也在“参与权争”,但换一个角度,杨修犯的其实是“可恶罪”。曹操长期层层累积的恶感也是关键因素,否则罗贯中不会不厌其烦地连写七件事来交待这过程。政治斗争是无情的,但政治终究由人操纵,人的情绪好恶不可避免的会渗透其间,有一些看来是必然的后果也掺杂了个人情绪变化带来的偶然因素,这在历史上是不乏其例的。如果学生认为“恃才放旷”是致死的根本原因,似乎也不能简单否定。

    所以我认为这堂课的教学应求同存异,多提问启发,多自由讨论,少下结论,迟下结论。

    所谓发散式的教学不是“齐是非”,而是有两层意思:一是鼓励学生发表不同意见,促使他们多方面多角度地去思考问题,激发他们学习的兴趣,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思维的缜密;二是从课文中发散开。比如,学生如果认为曹操杀杨修是嫉贤妒能,可引导他们课外阅读《三国演义》,熟悉曹操的故事,较全面了解曹操这个人物形象。甚至更远一点,如历史上隋炀帝杀薛道蕴是因其诗写得好,是心胸狭窄的忌才;而曹操杀杨修是因为才不为我所用甚至于我有害……这是激发课外阅读兴趣与培养他们横向、纵向比较思维能力的契机。

    自读课文的不利因素是课时紧迫,易受忽视,有利因素是教与学相对自由,教学中应充分发挥有利因素,处理好“教”与“学”的关系。

【视频资料】

三国演义57巧取汉中杨修之死

名师讲解

教学实录

易中天讲三国29命案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