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学化学

 
 
 

日志

 
 

干宝《搜神记·三王墓》赏析  

2009-06-04 12:01:24|  分类: 名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三王墓①

楚干将、莫邪为楚王作剑,三年乃成。王怒,欲杀之。剑有雌雄。其妻重身当产②,夫语妻曰:"吾为王作剑,三年乃成。王怒,往必杀我。汝若生子是男,大③,告之曰:'出户望南山,松生石上,剑在其背。'"于是即将雌剑④,往见楚王。王大怒,使相之⑤:"剑有二,一雄一雌。雌来,雄不来。"王怒,即杀之。

莫邪子名赤,比后壮⑥,乃问其母曰:"吾父所在?"母曰:"汝父为楚王作剑,三年乃成。王怒,杀之。去时嘱我:'语汝子:出户望南山,松生石上,剑在其背。'"于是子出户南望,不见有山,但睹堂前松柱下,石低之上⑦,即以斧破其背,得剑。日夜思欲报楚王⑧。

王梦见一儿,眉间广尺⑨,言欲报仇。王即购之千金。儿闻之,亡去⑩。入山行歌(11)。客有逢者(12),谓:"子年少,何哭之甚悲耶?"曰:"吾干将、莫邪子也。楚王杀吾父,吾欲报之!"客曰:"闻王购子头千金,将子头与剑来,为子报之。"儿曰:"幸甚!"即自刎,两手捧头及剑奉之,立僵(13)。客曰:"不负子也(14)。"于是尸乃仆(15)。

客持头往见楚王,王大喜。客曰:"此乃勇士头也。当于汤镬煮之(16)。"王如其言。煮头三日三夕,不烂。头踔出汤中(17),踬目大怒(18)。客曰:"此儿头不烂,愿王自往临视之,是

必烂也。"王即临之。客以剑拟王(19),王头随堕汤中。客亦自拟己头,头复堕汤中。三首俱烂,不可识别。乃分其汤肉葬之,故通名"三王墓"。今在汝南北宜春县界(20)。

【注释】

①本篇写干将为楚王铸剑被杀,儿子为父报仇的传说。想象出人意表,情节曲折完整,震撼人心。题目有的作《干将莫邪》。干将,春秋时铸剑名匠,其妻为莫邪。后人以夫妻二人之名代称雄、雌剑。

②重(chóng虫)身:指怀孕。

③大:长成大人。

④将:携带。

⑤相(xiàng向):察看。⑥比:等到。

⑦低:当作"砥",指柱础。"之上"疑为衍文。

⑧报:报仇。

⑨眉间广尺:两眉间宽有一尺。

⑩亡去:逃走。

(11)行歌:边走边唱。

(12)客:指山中侠客。

(13)立僵:直立不倒。僵,僵硬。(14)不负:不辜负。

(15)仆:倒。

(16)汤镬(huò获):沸水锅。镬,古代似鼎而无足的锅。

(17)踔(chuō戳):跳。

(18)踬(zhì至)目:疑当作"瞋目",睁圆眼睛。

(19)拟:比划,对准。

(20)汝南:郡名。北宜春县:在今河南汝南县西南。

【背景】
  《三王墓》,出自晋代干宝的志怪小说集《搜神记》卷十—。此篇故事在《列士传》、《吴越春秋》、《越绝书》、《博物志》、《列异传》等书中均有记载,文字各异。诸书记载中,以《搜神记》所记最详,文辞亦最佳。

【作者简介】

《搜神记》中国古代志怪小说集。东晋干宝(?~336)编撰。干宝,字令升,新蔡(今属河南)人。东晋初史学家。曾以著作郎领国史,著《晋纪》,已佚。《晋书·干宝传》说他有感于生死之事,“遂撰集古今神祗灵异人物变化,名为《搜神记》。”《搜神记》原本已散失。今本系后人缀辑增益而成。20卷。共有大小故事454个。所记多为神灵怪异之事,也有一部分属于民间传说。其中《干将莫邪》、《李寄》、《韩凭夫妇》、《吴王小女》、《董永》等,暴露统治阶级的残酷,歌颂反抗者的斗争,常为后人称引。故事大多篇幅短小,情节简单,设想奇幻,极富于浪漫主义色彩。后有托名陶潜的《搜神后记》10卷和宋代章炳文的《搜神秘览》上下卷,都是《搜神记》的仿制品。《搜神记》对后世影响深远,如唐代传奇故事,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神话戏《天仙配》及后世的许多小说、戏曲,都和它有着密切的联系。


【译文】
  楚国干将莫邪替楚王铸剑,过了三年才铸成。楚王发怒,想要杀掉他。铸成的剑有雌雄两柄。干将莫邪的妻子怀有身孕,即将临产。干将莫邪对妻子说:“我替王铸剑,过了三年才铸成。王发怒,我去送剑,王一定会杀我。你生下孩子,假若是个男孩,等他长大成人,告诉他说:‘出门望着南山,松树长在石头上,剑就在松树背上’。”于是干将莫邪就带着雌剑去见楚王。楚王大发脾气,派人察看干将莫邪带来的剑。剑有两柄,一雄一雌。干将莫邪只带来了雌剑,雄剑却没带来,楚王发怒,就把干将莫邪杀了。
  干将莫邪的儿子名叫赤,等到赤长大成人,就问自己的母亲说:“我的父亲在什么地方?”他的母亲说:“你父亲替楚王铸剑,过了三年才铸成,楚王发怒,杀了他。他临离家时嘱咐我:‘告诉你的儿子,出门望着南山,松树长在石头上,剑就在松树背上’。”于是赤出门向南望,看不见有山,只看见堂前松木屋柱竖立在石砥之上。赤就用斧头砍开松柱的背面,拿到了剑,日夜想着向楚王报父仇。
  楚王梦见一年青人额头很宽,说是想要报仇。楚王就悬千金重赏,捉拿这年青人。赤听到这个消息就逃走了,逃进山中边走边唱。一个游客遇见赤,对赤说:“你年纪这么小,为什么哭得这么悲伤呢?”赤回答说:“我是干将莫邪的儿子,楚王杀死了我的父亲,我想给他报仇。”游客说:“听说楚王悬千金重赏要得到你的头。把你的头和剑拿来,我替你向楚王报仇。”赤说:“好极了!”马上就自杀,割下头,两手捧着头和剑送到游客面前,身躯直立不倒。游客说:“我不会辜负你。”于是赤的尸身才倒下。
  侠客拿着赤的头去见楚王,楚王非常高兴。游客说:“这是勇士的头,应当在滚烫的镬中把它煮烂。”楚王就按着游客的话来煮头,煮了三日三夜还没煮烂。头还从滚烫的水中跳起来,瞪大眼睛,显出怒气冲冲的样子。游客说:“这年青人的头煮不烂,希望大王亲自到镬旁观看,这头就一定会煮烂。”楚王就到镬旁看。游客用剑对准楚王的头砍下去,楚王的头随着剑势掉入沸水中。游客也对准自己的头砍下,头又坠入沸水中。三个头一起煮烂了,不能识别。人们只好从沸水中分出烂肉和三个人头一块儿埋葬,所以笼统地称作三王墓。地点在现在汝南境内的北宜春县。  
【赏析】

从《搜神记·三王墓》看中国侠之大者
  文章作者:[玫瑰水手]
 
  本准备写个论金庸的帖子。但由金庸的武侠到古典的武侠,终觉得金庸武侠世界里的侠过于浅薄,其间小资情调浓郁。

   金庸的武侠小说主角多有奇遇,甚至不劳而获。典型如郭靖和韦小宝。前者脑子愚笨,偏偏运气极佳,屡有奇遇,最后稀里糊涂成为绝世高手还赢得美人归;后者不学无术,靠一张三寸不烂之舌,也屡屡化险为夷,不光在黑白红三道吃香喝辣,还严重违反婚育政策,娶了一大堆老婆。

   这些小资情调对读者的严重错误引导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就放弃了鼓吹金庸的念头,以自己浅薄的拙见,自不量力地谈谈中国的侠之大者吧。侠在古代实际上是一种处于正邪之间的角色。

    说正,却不拘封建礼教;说邪,却不阴险狡诈。侠者,做事乖张,不循常理,

   一般不直接与君王抗争,却视统治秩序如草芥,所以一般很难入正史。如今咱们能看到的侠多见于野史、笔记小说等。“侠”一般又同“义”是孪生兄弟,称为侠义。所以给咱们一个错觉,似乎“侠”就是侠义之人。其实古代的侠中有许多鸡鸣狗盗之徒(包括标榜侠义的《七侠五义》中的五义,也基本是在内部“义”一“义”,实际上思想境界是极低的),由于是讲侠之大者,就不在侠之小者上过多罗索。

   真正的侠之大者在古典作品中极其罕见。所以俺对《搜神记。三王墓》中的无名侠“客”至今难忘,以为他身上集中了中国侠之大者。《搜神记》是东晋干宝著的一部志怪小说集,所记多为神怪灵异之说,作品多见阴阳术数。《三王墓》可说是其中很独特的一篇,除了煮赤之头三日三夕不烂,“头踔出汤中,睼目大怒”这一情节略有怪异外(另有楚王梦一儿欲报仇一事,在情理上还讲得通),其余情节却与其他篇章大大不同。

    我一直很奇怪,干宝为什么要把《三王墓》收进《搜神记》。现在隐隐明白,原来干宝的意思也许是侠之大者,与神无异。《三王墓》作为古文经典,很多人都读过。讲的是楚国时干将莫邪(又有人认为干将莫邪应该是两人:干将为夫、莫邪是妻。连鲁迅都做如是观。结合上下文,我以为干将莫邪应是一人。)为楚王作剑,三年铸得雌雄剑,只将雌剑与楚王,被楚王所杀。莫邪子名赤,长大后取得雄剑,欲报父仇不得。道逢一客,客谓:“闻王购子头千斤。将子头与剑来,为子报仇。”赤竟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头割给了毫不相识的“客”。而客也果不负言,把赤之头献王,并要楚王煮赤之头。赤之头三日三夕不烂,楚王伸头去看,被“客”把头割下来,掉进了汤锅。“客”随即将自己的头也割在汤锅中。

    “三首俱烂,不可识别”,于是只好把三个头埋在一起,称“三王墓”。窃以为这篇文章中的真正主角应是“客”。“客”的身上可说集中了侠之大者的大义。“客”与赤并不相识,但却赴死为赤报仇。单这一节,就是不愧为侠“客”。(赤自刎而报父仇,也可称为侠,但鉴于出发点并不高尚——为报父仇,所以只能归于侠之小者。搁到今天,大家看到赤自刎一节,可能不禁要为他捏一把冷汗:如果“客”失言怎么办?或者“客”根本就是楚王派来的呢?——赤能有不同于常人的见识,给他个“侠”的称号,也算名至实归。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侠之所为。而明知必死而行侠仗义,对方更是一国之君王,不能不说“客”之所为比一般的侠更高出一筹。我想,如果说“客”帮“赤”报父仇,最初是因为打抱不平,敢帮弱小与强权作斗争的英雄气概使然的话,另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是“赤”自刎这一壮举,让他有惺惺相惜之感。英雄惜英雄,所以慷慨赴义。“客”之所为,不离一般侠的乖张:竟要赤割下自己的头,作为向楚王报仇的工具!在浅见者看来,简直令人匪夷所思。但这里也表明了“客”之高明处:除了武功高强(文章虽然没有明写这一点,但从客“以剑拟王头”的“拟”字表明的剑法的准确度和麻利劲儿,可以想见端倪),“客”还具有普通侠所不具备的智慧:楚王作为一国之君,又明知有人要杀他,一定戒备森严,绝难接近。以赤之头献之,一方面可以接近楚王,一方面又可以让楚王放松警惕。

    而“客”要楚王到汤锅边的那一句:“此儿头不烂,愿王自往临视之,是必烂也。”透出的睿智也令我忍俊不禁:“客”算掌握了人都爱拍马屁的弱点,言煮了三天三夜的头也经不住您老一看,您一看呀,它不烂都得烂!如果我是这楚王,虽然作为一国之君,平时高帽子戴惯了,但这样新颖的高帽子倒是第一回听说,也会忍不住要上当,以为只要把自己威严的眼光往赤的头上看一眼,它就得像中了原子弹一样土崩瓦解!看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客”杀人的艺术性:不光要把你杀掉,还要把你的头和俺们的头放到一起煮,彻底消灭楚王一国之君的威严!同时让咱们也享受王的待遇(最后三人的头葬在一起,合成“三王墓”)。

   读《三王墓》时,还有个疑问:为什么干将莫邪、赤都有姓名,而作为主角的“客”竟然无名无姓呢?既然《搜神记》是志怪小说,作者完全有理由给他起个响亮的名字,好名垂青史呀!

    但回头一想,我又不得不佩服干宝塑造侠之大者的苦心:古之侠者,虽然行事乖张,却爱虚名。做些个“侠”事,惟恐怕人不知道,偏要做得轰轰烈烈。而《三王墓》中的“客”,却完全跳出了这些“小侠”见识,只为“义”,不为“名”了。

    即使做出了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依然姓名不为人道。佩服!!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